从《色戒》看有中国特色的唯物主义  

  当我们的剪刀开始寻找下手点时,它自己大概也不禁在问,革命历史题材的影片,有必要拍成这样吗?是的,我们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描述,因为我们一贯倡导并深入人心的便是狭隘又广义的“唯物主义”。
  但我们的唯物主义从来就不意味着科学的精神,而是对人性的抹杀,对色彩的简化。汉奸一词代表一个固定的形象,奴颜、见风使舵;地下革命者则是刚毅和信念的化身,他们都不会展现出完整的人性,而是两种有特定特征的“物”。而实际上,任何一个时期,人都不可能是这样。
  汉奸,并非只需奴颜对敌就可以骄淫奢逸于花天酒地之中,他们也很惊恐。无论我们是什么立场,敌我双方谁都不是弱智、谁都是高度紧张、谁都会有人性的挣扎和扭曲。而且,只有在这种挣扎之中,我们才能够感受到献身精神的可贵,无论是身体还是生命。而也是在这种人性的挣扎之中,我们才能够理解战争环境下的种种残忍。
  看到女作家阎延文的评论,的确有主流喉舌的风范,不过,怎么也不敢苟同。
  对汉奸的美化?这个命题有点可笑了。这的确不符合我们对于汉奸这个物种的原有印象,大概是觉得用梁朝伟有点接受不了,成奎安比较合适吧。
  性段落的描写,我们确实不太习惯。但一方面,食色性也,作为基本需要,真正刻划人性的影片,不露点的是很少的。我们的文化从来就有高度概括的特征,“人性”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很多内容真的很难用其他方式去真切的表达,如果谁真的是拿它当作A片来用,恐怕他的唯物主义思想真是根深蒂固了。说到给中国文化抹黑,更是有点冠冕堂皇。我们骨子里如果真的如此反感,这片子靠什么引来的如此票房?为何看了家长处心积虑弄出的删节版还不过瘾,甚至不顾大陆繁荣的碟市,还要不惜去一趟香港?
  其实,真正给中国文化抹黑的,就是这大半个世纪的狭隘而又广义的“唯物主义”。我们的书籍以纸论价,不问思想;我们的光盘以塑料买卖,不管内容;我们的赔偿以误工计算,忽略精神……我们也习惯了非黑即白的人性判断,并以狭隘的认知束缚了科学的精神。从河图洛书到黄帝内经,从山水泼墨到唐诗宋词,我们的文化从来就不屑于冷冰冰的物质世界。我们在做了大量去其精华、取其糟粕的事情之后,现在在维护的,是中国真正的文化吗?
  最终,老吴没有抓到。这恐怕才是我们的大剪刀最应该咔嚓掉的细节。全篇中,人味最淡的就是他了,即便汉奸的喽罗都有内心的矛盾和迟疑。他的逃走恐怕预示了最终“唯物主义”的胜利。
日期:2007-12-25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