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日随笔  

  一周前的下午,我在新街口。很不寻常,从三点开始,周围听到的对话就都是地震的内容了。
  老天爷选择的位置几乎是中国的正中间,全国都有感觉。
  我没有什么亲人在四川,唯一的牵挂是在出版社时结交的密友WYmm。电话打不通,我发了个短信过去。
  音像店里,一个人煞有其事地招呼大家晚上睡觉别脱衣服,北京也有危险。
  五点多,在AZ的办公室里上网,新浪已经有了简陋的专题,初步的消息并不骇人听闻,但从国家领导的反应,已知非同小可。
  和AZ的领导会谈完已经天黑,走到楼下花园时,我还特意停下来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据说当年唐山那个夜晚是万籁俱寂的。
  WYmm回短信了,我也松了一口气。成都是个好地方,有味道、有境界,希望她们一切都好。
  几天的短信往来,我在安慰她的同时,也隐约获得了一点点现场感。
  ……
  一周来,几乎没有听到任何风凉话和不和谐的声音。
  胡总的话说得有点多,如果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就是力量。
  ……
  刚刚,14点28分,准备回库的379按着喇叭从楼下缓缓驶过,售票员双手握于身前,静静地站在车厢中。对面小楼里,一个正在干活的油漆匠走到窗边,手扶窗台低下了头。
  中国人终于迎来了这一天,我们被自己的团结所感动。
  ……
  当年从广州批发唱片,供货商对于我们想给包裹买保险很不理解,因为没有人这么做。包裹被寄丢或损毁的可能性很小,买保险只会增加成本,而且暴露包裹价值,反而增加变数。无论如何,十几亿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社会的运行终究是勉强的,我们还没有余力去应付看不见、摸不着的风险。在有人渔利的情况下,校舍才会被高效率的建起来。地震只有来得适时适度才能明确鉴定准豆腐渣和非豆腐渣的区别。
  那个为蟾蜍歌功颂德的林业专家不知是否逃过一劫,他也是个不幸的人,做了大部分“专家”都会做的事,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搬上了镜头。就像每一个人,再虔诚的环保主义者,也是人类大家庭中的一员,也无法完全逃脱现代文明的干系。水电站是必须的,高楼大厦和地铁隧道也是必须的,因为人已经在嗷嗷待哺。但能源、居住、交通一旦缓解,马上就会有更多的人冒出来嗷嗷待哺。袁隆平先生的成就可谓丰功伟绩,但这世界上就是注定要有一部分人要挨饿,现实问题的解决只是为人口的增加创造了空间。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安定的预期让欲望膨胀。对于一个不愁温饱的人,他所带来的过剩生产是惊人的。就像我的唱片,恐怕其中会有很多张在我的有生之年都不会再有机会被放进CD机中。有爱好的人,常以自己的收藏而得意。但无论房倒屋塌还是百年之后,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奥运会不见得是什么好事,08一路艰辛;天灾也不完全是坏事,奥运会突然变得有意义了,圆满的机会大增。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子早有论断。伤疤会很快痊愈,之后自然是忘了疼。
  难得的团结一定要充分利用好,筷子、塑料袋、垃圾分类……等我们狭隘的实用主义重新抬头,无辜的人就白白牺牲了。
  生者逝者,都要一路走好。
日期:2008-05-19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