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之難  

  難,陽平曰難於上青天,去聲曰災禍不斷、前途渺茫。對中醫來說,我覺得前者乃是客觀存在,後者可謂不可阻擋。
  近日央視《百家講壇》推出系列專題,持續關注中醫,其中不乏王立群、紀連海這般名嘴、以及來自北京中醫藥大學、山東中醫藥大學的業內專家。但《百家講壇》現今已淪為徹頭徹尾的故事會,論尖銳、論深度、論視野都難與鳳凰的《口述歷史》和《世紀大講堂》比肩。究史實,幾位名嘴不置可否,何為傳說、何為真事,混為一談;講專業,兩位專家也是隔靴搔癢,不能令人信服。最基礎的五行尚且道不出個所以然,不著邊際地圍繞四季更替中的動植物行為耽誤了二十分鐘的時間,而這些例子按照現代科學的觀點反而更加淺顯易懂。
  經北大內線指引,上周參加了王心遠先生的道生講堂。題目起得很大:“‘徐郎不是池中物,肯共凡鱗逐水遊?’——從大醫徐靈胎談到當代知識份子的傳統治學之路”,兩個小時聽下來,雖然史實多一些、專業深一點、觀點有不少、廢話少很多,但總的感覺和《百家講壇》也算一脈相承。
  這幾年,看了一些書,也接觸了幾個醫家、武家,對於中醫,可算崇敬有加。但說到它的現狀和前景,我是非常悲觀的。我總期待這些專家能夠在掌握更多史實和專業知識的基礎上給我帶來某種希望。當然,我這也純屬一廂情願,或許本來我的觀點就幼稚可笑、不值一駁,也未可知。
  
  文以載道
  中醫到底有多難,這個事情很難形容。一部《思考中醫》,雖然大部分章節看得一頭霧水,但基本觀念還是建立了。如果有人說“中醫是中國文化的基礎”,或許很多人會不同意,但如果把這句話中的“中醫”二字換作“漢字”,恐怕就不會再有什麼微詞了吧。但實際上,漢字和中醫,孰先孰後都還是個很吊詭的問題。和中醫一樣,中國文化本身就強調一種整體性,文字、易經、儒、道、武、醫、書畫……根本就是瞎子摸象,每個人接觸的角度不一樣而已。
  疾病:病字頭“疒”代表病,這婦孺皆知。甲骨文中,“疒”是一個人倚在牆上,做虛弱狀。配以“矢”和“丙”則代表中醫對於疾病所歸納的兩種狀態。“矢”意為箭,外傷,外在的、表層的,即尚在腠理的小病。“病”則較“疾”嚴重。“丙”看似聲符,但漢字中的聲符往往意義更加深邃精確。丙為天干之三,位於南方、處夏月(陽氣盛極而衰,而“方”,亦大有文章),五行屬火(十九病機中十條都因火熱而起),五臟屬心(君主之官,神明出焉,主明則下安)。此處用“丙”,關於病的來龍去脈均有涉及。
  方:中醫講“藥方”,習以為常的辭彙,背後又是一個值得百般玩味的字。方以類聚,東西南北中,是基本的五方,然而按年支、節氣、卦象則分別有十二方、二十四方、六十四方。方首先是時間,時辰、季節、年份,對於中醫來說都是需要仔細考慮的方向,而金木水火土、風寒暑濕燥、酸苦辛咸甘、寒熱溫涼平、青赤黃白黑、宮商角徵羽、臊焦香腥腐、怒喜思憂恐……以及五畜、五穀、五數、五毒等等都是不同層面的方。所謂以藥之偏調人之偏,而人之偏不是一個維度的偏,配以藥方則類似將兩個不規則鋸齒狀的東西拼合到一起,難度可想而知。“方”本意為齊頭並進的兩條船,兩支偏船綁在一起則有可能直線前進。
  中醫講辨證施治,就“證”字來說,直言為“言”,具有真實、內部的含義,“登”升也,可理解為表像、宏觀。這正是中醫望聞問切所希望獲得的信息。
  中醫有一類病統稱為“風”,外感、內傷皆與六氣有關。風為六氣之一,天地之使,本位在東,故風生木。植物成天呆在那兒不動就能繁衍後代,如何進行大家都很清楚。不僅是植物,風中之“虫”,又與動物有關,風動蟲生。異性相誘、相戀、相動謂之風。東方生風,通於春氣,故很多與發情、繁衍有關的詞又帶有“春”字。
  ……
  這只是幾個漢字,但這就是中國文化的思考方式。幾乎所有的道理都在漢字之中。包括前述易、武、書畫等各個方面的大家,真正在中國文化方面有所成就的人,完全不可能不懂中醫、不懂養生。而真正的醫家,其他這些方面,也不會差。我對中醫,幾乎可算完全不懂,但我知道真正的中醫應該懂什麼。
  
  西單路口東
  兩年前,坐一模特的車開至大興某處,見路牌標識前方“西環北路”,左邊“北環西路”,模特大腦當即短路,“什麼破名字,誰起的!”從此,類似辭彙變成茶餘笑柄,包括更著名的“西單路口東”和“東單路口西”。
  當然,我要說的和地名沒什麼關係,只是覺得現在的中醫,只不過是西單路口東,雖然以“東”結尾,但還是位在西方。
  首先,文以載道,漢字的簡化已經讓“風”改變了模樣、讓“證”失去了本來面目,這本身已是損失慘重,由此透出的思路更是對傳統文化有著滅頂之功。
  其次,西方科學的思維模式已深入人心。對於中醫,能用現代科學和儀器多少驗證一下的就將就著接受,如果不能,大可貶為封建迷信。不僅是科技領域,人們的生活觀念、經濟發展的模式也都完全西化。看得見、摸得著才能相信,因為人類已經退化,雖然還會看能摸,但感知力已大大下降。每個時代的人都自認生活在科技前沿,而自己的愚昧只能等待後人評說。21世紀,西方醫學終於發現了肝與目、腎與耳的關係,而兩千年前《黃帝內經》的精闢論述卻被貶為不科學的無稽之談,取締之聲甚囂塵上。莫非真應了那句“先進文化總是被落後文化征服”的論斷?智者的結論看來必須要等待愚人的驗證。
  再者,中成藥和開藥方相比,本已是退而求其次,如“方”中所述,“提取有效成份”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何況在塑膠大棚下,神農、孫思邈、李時珍嘗過的本草早已名存實亡,藥性不是大幅衰減就是徹底變臉。再加上鋁罐烹煮、不管時間、不問先後……王心遠先生說中醫沒有副作用,那完全是在藥方妙到巔毫,煎藥、服藥也嚴格流程的基礎之上。而今,人、藥、工具、觀念全變了,藥而無效,誰還能信它?那不斷遭到批判的是本來面目的中醫嗎?
  最後,所謂的現代科技對於中國文化的推廣大多弊大於利。中醫是個藝術層面的東西,甚至比彈琴、畫畫還要藝術得多。世界知名的演奏家,哪一個不是10歲前就開始嶄露頭角的呢?哪個學校又能成批製造藝術家呢?從一個脈象要感知那麼多的“方”,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學會的,也不是有幾個愛好者就能傳承下去的。書在印、光碟在氾濫、大學在擴招,但這一切都像是一種稀釋,對中醫的認識越來越膚淺。
  王心遠先生的講座引來了百餘聽眾濟濟一堂,看上去頗令人振奮。實際上在許多瀕臨失傳的領域,票友內部都是很癡迷的。在清華,我聽過彭林先生的甲骨文課程,也是兩百多學生一人一本《說文解字》,出口引經據典。但這批小眾分散到社會上實在微不足道,不再擁有任何話語權。你若敢在某個主流論壇上歌頌一下繁體字,那迎接你的必然是劈頭蓋臉、上綱上線的口誅筆伐。
  
  市場科學
  而當今的科學還有一大特點,誰要賺錢誰忽悠得最響。什麼抑菌因子、膨脹因子、保濕因子、溶油D……完全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電腦動畫一做,眾多媒體一煽,大家一目了然。然而對於中醫來說,不會有人願意不惜血本地幫你炒作概念,因為其他領域很難在中醫身上掙錢。
  就西方醫學來說,制藥公司和醫療器械公司都是很多運作的始作俑者。因此,大量慢性病的最終解決方案常常是定期復查,終生服藥。而對中醫來說,除了醫家自己,別人似乎只能幹瞪眼。跟藥有關的東西已經不好做了,藥性已變,何況藥的價值主要在於搭配,而推拿、點穴、針灸、拔罐、刮痧、正骨……通通是醫家自身的功夫,至於針、罐子、刮痧板……真可謂簡約和環保的典範,價格便宜量又足。
  林光常的故事我曾經說過,牛奶和雞蛋到底是不是好東西,我不具有內證的能力,不敢妄下結論。但他的這種做法是一定會遭到猛烈反擊的,因為他對抗的是相當巨大的產業,甚至是上市公司。人民群眾的健康究竟如何有的時候並不是首要考慮因素,失業率、GDP更加看得見摸得著。
  
  大師境界
  中國的文化是講究境界的,這種境界是天人合一、超凡脫俗、高山流水……而不是勵精圖治。所以我們的封建社會才會波瀾不驚地運行了兩千年,所以我們的國學大師們最終常常傾向於遠離塵世。大醫也是如此,包括王心遠先生當作正面例子列舉的很多名家。最終這些人自身達到了很高的境界,也留下了很多讓俗人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的故事,但這門學問無法批量推廣、批量傳承。既然是隱士,其實真正受惠於他們,得到救治的病人也是數量有限。下一個檔次,即便是像宮杜若那樣一生遊走民間的百歲老中醫,若不是徵婚之事,又有幾人能夠知道呢。
  《思考中醫》在鳳凰的推介下小小火了一把,內容的確深刻,以上很多觀點也源自此書。再版之後,作者劉力紅也坦言,下一步想過隱居的生活。這就是中國文化在現實中的宿命。真正的精華是要悟的,等你悟到了,你也就懶得理睬這個世界了。
日期:2008-06-0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