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寒假随笔  

  近来忙于扩充自己的物理底蕴,疏于文字。头脑应该尚未走向迟钝,但似乎想法过于终极,了无新意。几本大部头的书、若干BBC的自然之旅,好像只是不厌其烦的为我的末日论调提供依据。
  
  1
  这寒假过得不错,没有遇到让我头疼的学生。竞赛班的熟人感情日深,虽然觉得他们很辛苦,却也格外珍惜相聚的时光。结课次日仍有学生早早赶来,让人心生暖意。
  有人说:“叛逆期的孩子有几个正常的?!”我倒是没觉得。当然,初三那个豪放女如果赶到我班里,不知会是个什么结果。和初中的学生在一起,已经可以有方方面面的充分交流了,甚至比同龄人的话题更为宽泛。他们有观点、有好奇心、有可塑性,而头脑中的条条框框尚不牢固。回想自己,似乎人生也难以划分为若干阶段,值得感慨的还是时光的流逝。初中以后的日子,现在算来,已经无可争议的归于“大半辈子”那一边了。
  
  2
  物以类聚,我们的成语真是一个比一个深刻。每个人都在自己“圈子”里做着理所当然的事情,跳出圈外,这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志同道合者。便携式的筷子连日夜忙活于大排档的商家都从未见过;而我对一次性餐盒的痛惜之情也迎来了望京主管惊讶的目光。某日午餐,一位日语流利的国际文明人似乎执着于洗手要用肥皂,显然,她认为直接接触食物和嘴巴的一次性筷子肯定执行着严格的卫生标准。第12次课聊完环保话题,两位中午在校用餐的学生拿着筷子已经显出了些许的犹豫。尽管第二天他们仍未自带餐具,但这一点点触动已经让我非常快慰。
  元宵节那天刚好结课,晚上,Alan要我去一酒吧看他演出。平安大街上,四处的爆竹烟火让人很没有安全感。现在玩这个东西的环境真是比以前危险多了,花炮的威力越来越大,空地却不见了踪影。路边很多大发射器都只是把炮弹打到了头顶的树枝和电线上就弹了下来,看着十分危险。一路想着这事情,未料到此时此刻正前方的东三环已经点燃了超级大火炬。
  酒吧里的情形一样是圈里圈外的关系。Alan的琴艺已十分了得,但对于我这样几乎没有夜生活的人来说,环境过于乌烟瘴气了。烟酒无度、苦笑无常、纵情拥吻……这是另一个圈子里年轻女子的时尚。当晚了另一收获是结识了刘长乐的女儿,不过是无意之中,散后才发现。那天嗓子疼,没怎么多说话。
  
  3
  前日爸爸打来电话,问我上次买的国产墨盒多少钱。原来,他又怕麻烦我,借着去物美的机会,闯荡了一下电子市场。海龙附近的交通和人流一贯令人窒息,我若从西三旗出发去人大上课,不得不在北大下车,走完最后的四站地。我常常困惑,价格透明,商家众多,电脑配件真的能养活这么多人?!看来,他们不欺负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恐怕是难以为继的。我爸也明白,临走还跟热情的“服务员”说:“我再也不来了,我知道今天买贵了。”服务员倒也实在:“您放心,没贵多少……”。
  
  这就是霸道的经济,这就是对内需的贡献,科技给每个人提供了更多的选择,迷茫中扭曲了本性。但这相比之下都是虚无的东西,与此同时,大自然正尽情展现着她的才华。她随便喷一喷、摇一摇、憋一会、吹一下,都够我们喝一壶的。而且,她好像玩得越来越高兴了。

  相关:
  巨人的寒假 
日期:2009-02-1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