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马杯决赛  

  四月初,又到了清华马杯男足拿出大结局的时候了。由于周末课紧,裁判生涯已经中断了半年多,这次应邀参与,实在荣幸,尤其是和金哨孙老师合作,还是头一回。
  不知是因为有孙老师压阵,还是大赛已不再新鲜,比赛的组织似乎远没有06年那般认真。当年,学生会主席和我们几位执法者头天就十分正式地在青青快餐开了一次碰头会,统一思想,细化各种事项。而这一次,直到赛前碰面,学生会的领袖、四位裁判、执场才首次互相认识。跑道上也没有警戒线,观众的出入较当年随意得多。赛前讲话的领导居然是当年汽三的同学杜汇良,而且,下来开球的也是他,一副大领导模样。不过,具体的头衔我还是没记住,但当年给我开球的可是顾校长。看来杜学长的政治生涯也蛮风顺。
  马杯的决赛是个节日,许多当年老友都能借此偶见。化工的老裁判、教工队的队友、电子系的教练……这么多年了,简直就是铁打的营盘。
  孙老师大概把这个清华学生之间的比赛想像得太美好了,期待大家都能充满体育精神,享受比赛。但足球从来就是一场战争,无论是高级别的世界杯,还是劳苦大众的基层比赛,转化为斗殴的比例都相当高。观众气氛还像当年一样热烈,但已明显流于世俗化。一排大鼓、敢死队的头巾,更明显的标志是整齐的“傻×”声。
  赛场上,队员们比过去放得开了,犯规并不鲜见。但技术含量还是不高,进球多有误打误撞的成份。在院系这个级别里,一个门将的作用无益是巨大的。场面上电子系似乎小有优势,但化工的校门顶着骂声,从容的应对、磨磨蹭蹭地摆球,不断消磨着对手的意志。进入下半场,化工3:1领先后,结果已没有太多悬念。但足球总有意外。起因是电子系一次快罚任意球,被孙老师吹停,但此过程中化工系的13号对电子系的黑人前锋有一次比较大的犯规动作。由于不在比赛进行中,裁判无法判罚,但电子的替补席上已是骂声一片。我站在他们面前,想起了02年世界杯上的卡尼吉亚。如果按照世界杯的严格标准,这一排人恐怕都得被请回休息室。但替补席上坐了太多的人,法不责众,比赛继续。随后,终场前两分钟,13号再次犯规。这个动作就属于运动员和裁判员的体会差距比较大的那种,13号可能甚至觉得他没有犯规,但孙老师认为他的动作属于连人带球一起踢,至少需要黄牌一张。但由于他此前已有一张黄牌,结果被红牌逐出。带着气愤,顶着谩骂,13好脱下上衣、向电子方向伸出中指,随后,场边开始混乱开始了……
  足球就是这么个东西,双方的队员、观众似乎永远在等待某种发泄的机会。而裁判的任务就是尽可能让他们把这种发泄的机会留到进球和获胜之后。但这的确是有难度的,稍有风吹草动就恐有燎原之势。而且,足球比赛是民族性格的忠实体现者。中国足球一直是被国人诟病的对象,但国人自己往往会以同样的方式演绎自己的足球故事。而且在缺乏管理的基层赛场上,这种演绎还会更加火爆。
  不过,对我个人来说,回到学校做个比赛,还是感觉甚好。如今被奥数充斥的生活跟我一贯的作风实在有点脱节。周末上班,避开的不仅有人潮高峰,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相关:
  2006年清华“马杯”男足决赛执法手记  
日期:2009-04-1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