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脸”与人情  

  小时候,不管什么领域,周围都是大人。
  我有时候会冒出一种伤感的想法,如果正常的话,我会看到他们相继离开。没有交流过,不知道其他儿童有没有这样想过。如今,这种想法不常出现了,因为周围不都是大人了。我站在分水岭上,上看下看已经处于平衡状态。
  当年有这种想法的时候,经常是在看《新闻联播》。当然,不是因为看到了哪个主持人,而是看到了年龄更大一些的国家领导。这么多年过去了,国家领导的确离去了不少,但还是英年早逝者更加引人注目。尤其是那些能够唤起多年回忆的人。虽然《新闻联播》从来就不是个我喜欢看的节目,但比起张雨生、侯耀文……,罗京的声音还是在脑子里刻下了更深的痕迹。
  那天跟AZ说罗京26年没出过错,AZ脱口而出,“那他一定是憋死的”。虽然话不好听,但不无道理。《新闻联播》作为一种落后于时代的国家形象,被人渐渐打造成了一件理性艺术品。窦文涛现在作为一方名嘴,曾经也是新闻主播,近年也算获奖多多,但他在节目中多次感叹,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才真是艺术的化身。其实,这就是《新闻联播》的欣赏角度,也许他们说的东西很肉麻,但他们的表现形式很完美。据说他们每个主播都有若干闹钟,并经常做有关于《新闻联播》的噩梦。我深表理解,作为一个压力不大的教师,我尚且还不时经历噩梦课堂呢。高压和砖制有时真的能把人进行精细地雕琢,原来的苏联、东德也曾在很多领域早就了不少完美的艺术化身。
  6月5日中午,纳森对于罗京逝世新闻的播报更是把这种理性推向了高潮。“2009年6月5日,ZhongGong十七大代表……”,和平常一样,他字正腔圆的先给逝者扣上了这顶大帽子。可是,每一个十七大代表去世都有资格上中央台的新闻吗?当然不是。那为什么要播这一条?显然,无论是同事、朋友、亲人还是观众,他的重要性都不在于他是人大代表。
  设想,如果是凤凰的某新闻主播发生意外,他们一定不会作为新闻播报于众。也许是新闻之前,也许是节目最后,作为同事和朋友,坐在逝者奋斗多年的工作岗位上,几句话就可以散发人性情感的光芒。
  听说《新闻联播》要改革了,可惜罗京没赶上。否则,他的压力可能会小一些,至少去世当天,自己战斗了大半辈子的节目不会仍旧如此完美,不同的只是服装上多了一点点灰色。
日期:2009-06-09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