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与黄赌毒  

  如果不是凤凰,我尚不知道杨东平教授的尖锐言论。周末看了看《一虎一席谈》,镜头之前,熟人不少。聆听之余,也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
  说奥数班对少儿的摧残远胜于黄赌毒,如果杨教授的初衷就是想吸引眼球,引发大家的讨论,算是个聪明的做法。如果真是源于对奥数班本身的仇恨,视野未免过于片面。
  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奥数教学也是我的一大工作,但我是非常不乐于看到节假日里大批孩子涌到教室里去上课的。不过问题的症结并不在此,杀人犯之所以要杀人,并不是因为手里的枪,而是心中的仇恨。看了这个节目,我突然想为奥数说几句公道话。
  
  我的基本观点如下:
  1> 愿望是美好的,我希望小学生每周五天课,天天都有体育、音乐,没有作业,甚至桌椅也应该随意摆放,人格自由发展。
  2> 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很好的解决办法。例如中国人民想要整体过上美国人民的好日子,这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地球是有限的。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大多数博弈都是零和游戏,甚至是负和游戏,总体上的快乐和痛苦、赢利和损失顶多能够持平。如果双赢,那么还会有第三方在承受损失。
  3> 十几亿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本身就是一件很勉强的事情,在各个年龄段的人压力都很大的情况下,这种压力不传导到孩子身上是不现实的。
  4> 科技的发展并没有给人类带来快乐,尤其是近30年你争我夺式的商业开发。看电视容易变傻、玩游戏容易上瘾、轮滑难免事故、踢球受伤打架、上网需要蹩脚的软件拦截、公益活动经常被人利用……看着自己没有玩伴的独生子女,自己又无暇照顾,这个年代除了上课还有更让人放心的课余生活吗?
  5> 升学政策的确导致了过多的人在学奥数,从中应该看到的是我们追求社会公平的道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觉得这不合理,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少在还相对纯洁的高考上做文章了。
  
  针对节目中的一些论点,我也想评点几句:
  1> 剥夺快乐
  没有奥数班,孩子们就快乐了吗?孩子本来在学校里就不快乐。我一般作业会只留一两道题,学生以小纸片的方式上交,我也鼓励他们留言跟我交流。曾有学生写道:“我最怕医生和老师,因为他们总是让我哭。”另一学生写:“你来做我们的班主任吧,那样的话我天天都想上学。”我渐渐发现,剥夺孩子快乐的,并不是我们。比起二十年前我的小学时代,如今的小学怎么看怎么都在退步。桌椅的摆放应该变化不大,但薄薄的布书包已经变成了带轮子的出差装备。音乐、体育课愈发边缘化,城区的学校尚能维持,稍走远一点就面目全非了。去年在班上认识了一个昌平区的学生,他们学校的体育课每学期只进行达标测验,测完这门课就没了,成为公共资源供它科侵占。平时作业量极大,且多是抄写n遍这类体力活。周末,学校自己办了很多补习班,不仅收费,而且不上的话还有小鞋穿。学校的老师在这个学生的心目中毫无正面形象可言。这个小学与海淀区仅一墙之隔,并不算偏僻,那么,更多更远的地方呢?
  2> 难题折磨孩子
  质疑者拿出的常常是凤毛麟角的难题,这本来就是给那些喜欢挑战的孩子释放能量的。而在分层教学之中,更多的孩子接触到的是他们急需的“思维导引”。为什么是他们急需的?去年暑假我接了一个“小升初基础班”,面向之前没怎么学过奥数的新六年级同学。有一个场面我印象很深,一名同学说后天要考试,嘴里正在念叨着背公式“上底加下底乘以高除以二…上底加下底乘以高除以二…上底加下底乘以高除以二……”让我无法想像他们课内的数学课是如何进行的,这个班上很多孩子看待数学的感觉就像历史政治。
  3> 金牌选手的道德品质
  节目后半段,一度大家都在声讨那些数学天才糟糕的行为举止。我觉得有点离题太远,莫非他们是因为忙着学数学而疏于思想品德的修炼?我曾遇到一个插班生,从未学过奥数,奶奶陪他来上课,大夏天的在后面拿着书包摇着蒲扇追着走。我是否可以说:“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是不是因为一直没学奥数?”显然,根本就是毫无关系的事情,美德不是你有闲工夫就能学来的。奥数老师更不会像爷爷奶奶那般溺爱广大独生子女。作为一个在当前中国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跟奥数实在没什么相干。
  4> 金牌选手的后续发展
  说中国空有奥赛冠军,没有科学大家,倒是的确有这个倾向。不过,要是依此指责奥数恐怕也有点视野狭窄。中国哪个领域不是神童辈出而大家寥寥呢?就连足球这种提不起来的项目都有不少好苗子,可后来呢?显然,这不是某个领域的问题。依我看,这恐怕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当前的意识形态相结合的不良产物。
  5> 影响孩子身体健康
  如前所述,这个时代有利于身体健康的事情越来越少了。这一条还不如去质疑汽车业、手机业、IT业、奶粉业、快餐业……
  6> 加重家庭经济负担
  培训机构和其他企业一样,会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迎合市场开拓市场。跟其他企业相比,就算不更高尚,也显然不更恶劣。
  
  再重申一下,我并不支持大家都来学奥数,但质疑不是这种质法。一件事之所以能够存在和发展,也许有人推波助澜,但必然有它的社会背景。取缔奥数班,就好像把上访者关起来一样,根源没解决,只会激发更大的问题。
日期:2009-06-18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