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梯田、教师聚餐  

  在即将降落银川的飞机上,我第一次从空中看到了黄河。跟旁边的农田相比,她的宽、她的黄超出了我的想像。
  尽管现代科技对大自然的伤害很大,但要想确知“母亲河”三个字的含义,唯有在飞机上才能体悟。这一路,我几次坐车横渡黄河,走在黄河岸边、坐着羊皮筏子漂了几公里,甚至为了捞西瓜跳下去游了一会儿,都不能真切感受这黄黄的水对于中华民族的养育之恩。
  在从夏河到西宁的路上,一上午一直阴雨绵绵。所有的山间沟缝都像是黄河的无数支流,一路奔忙争先恐后。峰回路转,一大片水面跃然眼前,让我想起了那句歌词“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像一首澎湃的歌”。而这种微观层面的感动仍然不能和“母亲”两个字联系起来。从西宁起飞那天天气不错,已经在空中半个小时了,地面的情况依然清晰可见。一条大河蜿蜒于山谷之中,所到之处,即是绿色和人烟。之前我还在困惑,地图上几大河的“流域面积”是如何计算的,站得高一些,我清楚地看到了这如生命线一般的“流域”。几千年来,黄河就是在这样滋养着我们。在群山之中,在青藏高原的边缘,已经离开城市很远,但几乎所有的山头上都镌刻着等高线般的花纹——梯田。看着空姐递过来的便当,看看脚下山顶上密密麻麻的曲线,人类为了自己的存在,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已经几乎利用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黄河,今天的任务不仅是窄窄平平的流域,而是立体宽广的群山,她太累了。这一切,就是为了我,这几十亿中的一份子,在飞机上,能够轻松地接过这份晚餐。
  隔天,我参加了学校小学数学组的聚餐会。每一次开会,我都会对巨人学校小学数学教师的阵容感到惊讶,看来的确是所有的小学生都在学奥数。聚餐会摆了几十桌,每桌都是固定的几十个菜。我们这桌算是坐得满的,最终吃了不到一半,有几桌基本没人,还是要把菜上齐。席间,最主要的话题还是对待遇、上菜速度、抽奖内幕……的抱怨。飞机上的场面仍在眼前,藏族朴实的牧民还在和我聊天,而眼前这一桌桌的喧嚣显得如此虚假奢靡。
  当然,我知道,这算不了什么,毕竟是教师队伍,毕竟也几乎坐满,浪费的比例并不算大。在更多的官商宴请、婚丧嫁娶活动中,把桌子摆满只是一种形式,反正老子有的是钱。我们正在一百层楼上闭塞地享受着现代化的消费主义,而母亲河,就像地基,她已经累得不行了。而养育母亲河的雪山呢?雪山呢?
  第二天,我给领导发了个短信,“这么吃太浪费了,下次改自助或茶话会吧。”她回复,“还记着哪?服了!”好像当场我已经跟她表示过了,我忘了。
日期:2009-09-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