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是个替死鬼(11):欲罢考而不能  

  
第七章 欲罢考而不能
  
本来是想朝着应试教育的脑袋猛砍一刀,谁知火星四溅之后每个碎片都自成体系,茁壮成长。
  
  我有一阵要种牙,连续跑了很多次医院,主治大夫跟我也慢慢熟了起来,边在我嘴里捣鼓边聊天。某日他突发感慨:
  “我最佩服你们这些本科在清华北大上的人了。”
  “怎么呢?”我一向觉得以学历评判一个人并不可取。
  “这个社会上要说公平、公正、公开,也就是高考了,别的都是虚的。”
  高考这些年也是个被广为诟病的对象,改革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没想到在人们心中它也会成为一个正义的化身。当我们瞪着眼睛看着它的时候,它确实有很多不顺眼之处:应试教育、一考定终身、地区公平性等等。我在这方面应该属于沾了大便宜的人,我若不是清华土著,我若生在山东湖北,很难想像以自己的资质和努力程度能够获得清华的垂青。可人就是这么贱,拥有的时候到处都是毛病,失去了以后浑身都是优点。当我们离开校园、求职办事、晋升评级、养儿育女,当我们要面对生活里各种各样的竞争之时,一个公平、清晰的规则又是如此令人渴望。考试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呢?
  
何为优秀?
  如今的小升初流程,从正面来说,应该算是一次向应试教育宣战后的结果。大考试毫无悬念的消失了,但人们还没来得及庆祝,就不得不开始拼命寻找考试机会。
  当义务教育从六年变成了九年,当课本上把初二、初三改写成了八年级、九年级的时候,小升初这词儿反而变得越来越热门。学校分配请出了铁面无私的电脑,但跟考试相比,宿命般的地域不公更加刻骨。这年月,在公平性方面要想赢回民众的信任,就算电脑出马也无济于事。而且即便电脑铁面无私,学校之间那么大差距,又有很多好学校根本不参加派位,家中的独苗宝贝岂能听天由命?
  由此,择校是必然的选择。家长们为了孩子,好学校为了自己的地位,这种双方都迫切需要的东西,怎么可能不热呢?在择校上,正当的手段就是推优,全名“推荐优秀学生”。升学考试死掉以后,迫于各方压力,每年都有不同的推优政策出台,详情罗嗦得让人一看就头大,真正看完了的,也被弄得心乱如麻。优秀学生的标准有一大堆,还是先捡自己眼熟的办吧。
  “三好学生”可是老字号了,它源于半个多世纪前毛主席对青年的三个希望: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后来虽有不同的排序和解释,但这个光荣称号一直保留了下来。今天,对三好的标准解释和排序公认的还是德、智、体。把学生的发展归纳为三个方向本来也无可厚非,但真的要从一帮孩子里评出几个佼佼者实在是不具可操作性。
  德,古作“悳”,外得于人,内得于己也。从直,从心 。本意指真诚,表里如一。从它的含义来看,排名第一确实很有必要。但真诚却是个越强求越得不到的东西。我上初中那会儿,为了使德更便于评价,学校里实施了一阵德育量化,每个学生要靠自己的表现挣分。当时有件事我到现在还记忆深刻:我们班长放学路上捡到了50块钱巨款交了公,他因此获得了五十个德育分。要知道当时一学期能挣十几个德育分就相当不错了。但这个榜样对我们的引导并不正面:一来要挣大分还得撞大运,二来这些分数莫非明码标价?德育量化推行了几年,在反对声中渐渐偃旗息鼓,德确实没法评,但好在也没有评的必要了。
  智,自然现在就是指学习成绩。这条有考试撑着,似乎争议不大,成绩已经成了“智”的全全代言人。至于知识面、动手能力、兴趣爱好之类的,还是不要来添麻烦了。虽然排在次席,但智显然是重中之重,不仅包含了大部分德的内容,还能促发良性循环。只要学习好,什么都好办,又是班干部,又是课代表,老师不刁难,父母心情好,看上去还真是显得很有德的样子。所以,学习成绩不但和“智”划了等号,而且几乎是“优秀学生”的唯一标准。
  体,从排名第一到退居最后,多少有点委屈。不是常说健康是“1”,别的全是“0”么?看来当年毛主席把身体好排在第一位还是挺有境界的。不过,就算排名变了,毕竟是三大之一,若能实现它的初衷也算不错。体育也有考试,即达标测验,谁强谁弱很好判断。不过,体的初衷应该是健康,而非竞技吧。人本来就高矮胖瘦性格各异,谁50米跑得快谁就更健康么?谁仰卧起坐做得多谁就更有体育精神么?我们的太极宗师和奥运会上的短跑冠军如何在体上进行较量?塑胶跑道和花果山哪里更有益健康?看来,这也是个麻烦事儿。
  麻烦不要紧,如果仅仅是个荣誉,大家一起争取争取倒也没什么。我们小时候大概就是这样,三好学生首先是个很光荣的称号。当然,功利色彩也有那么一点,市级三好在大考中大约价值10分,并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可现在,市级三好对于孩子未来的发展和利益太重要了,它意味着一个重点中学、意味着省下几万学费、意味着轻松的周末和假期……就算孩子自己意识不到,家长们可是心知肚明。于是,围绕着那几个冷冰冰的名额和充满人情味的裁判,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三个名额两个班,怎么分配?几个孩子势均力敌,最终花落谁家?这么关键的事情,当然有必要好好运作一番。
  光凭考试成绩评价德智体肯定会有争议,有些不想惹麻烦的老师干脆将民主下放到基层,演讲、票选,如火如荼。但选举的事儿咱看得多了,怎么拉票、怎么做票、怎么检票,又是一系列的学问。在我班上曾有个家长愤怒地向我诉说,自己的女儿小玥在选举中只差一票败北。当时的两张废票引起了争议:一张上写着“小玥必胜”,除了名字外多写了俩字,还有一张是用铅笔写的,也被视为无效。小玥就这样从一票胜变成了一票负。这事情里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细节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我要说的是,大人都难以抉择的事情交给孩子搞民主,老师的压力是小了,可经过这么一番人缘考试,还记得咱选的是什么吗?还记得那个美其名曰的德智体吗?
  不过,说起来这么多问题,但重点中学对于下级学校推送上来的三好学生总体上还是比较满意。虽然德测不出来、智只看成绩、体难说公平,但重点中学的招牌就是未来的升学率,人家想要的就是成绩,供需双方专业对口,没什么大问题。所以,三好学生的现状既可以说是无奈之举,也可以算是众望所归。
  当然,三好仅仅是“优秀学生”标志之一,且名额有限。为了证明自己的孩子是多么优秀,许多家庭费劲了心力。证书几十个、奖状一大堆,但你多,他更多。证书和奖状的背后,当然还是大大小小的一系列考试。不过,就算你的奖状证书多得抱不动,有时候还是抵不过权钱的力量。这事儿不仅把很多家长搞得心烦意乱,也容易给孩子的心理造成这样那样的伤害。由此,很多人都对曾经公平、简洁的统考十分怀念。
  
机会之争
  学校挑聪明学生,重点还在理科,而小学唯一的理科主课就是数学。所以小升初阶段大多数考试都是语文、英语合起来和数学的分值相当,奥数当然成了众矢之的。在奥数课上,的确可以感受到来自一些家长的无奈情绪,但无奈的旁边肯定是更恐怖的选项,要不然谁会做这么不情愿的事呢?
  重点学校,意味着优秀的同学、强大的师资力量、高高的升学率。而且,初升高的过程早就被它们做足了文章,小升初一旦择校成功,高中争夺的起跑线上就已经占了一大截的便宜。与此同时,那些普通校的种种负面消息也是穿透力极强,搞得人心惶惶。所以,小升初真的怠慢不得,一步跟不上,将来步步跟不上。
  可是,对于那些视自己的独苗为掌上明珠的家长们来说,派位太不能接受了。不仅要撞大运,而且最好的学校很多都是不参加的。也就是说让我抽签,而签筒里根本没有上上签,这就让人家连赌一把的心情都没有。而优秀小学生的争夺也很麻烦,要论公平、公正、公开,这个流程差得有点远。想法是很好,但操作性不佳。名额那么少,劲儿也不知道往哪儿使,最后常常是累了半天、气得够呛还没什么好结果。
  还是学奥数吧,这简直就是教学双方一拍即合的事儿。校方讲的是真正的考试能力,其实也不喜欢看证书,咱社会上“办证”能力这么强大,那一摞摞的,鬼知道孰轻孰重呀。自己办个班,收点学费考个试,又轻松、又客观、又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
  学奥数通常会有三种结果:在各种比赛和考试中成绩最好的一小撮不仅可以挑到好学校而且得以继续享受义务教育;接下来的一部分虽然没有能力脱颖而出,但也算学得不错,目标是那些好学校的“民办”影子,教学质量是没问题,可就别指望免费了;剩下的一大部分当然就不能靠奥数来决定命运了。多数家长虽然也知道孩子辛苦,也知道很大一部分学生最终无法指望奥数,但既然是个机会还是要全力以赴。而且在学习的过程中,各个年级的竞赛和考试机会多达几十次,倒是也缓解了一考定终身的压力。尽管由于各种利益和政策的原因,与奥数相关的择校也有一些不透明、不公开的地方,但这毕竟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比赛场地,是一个能够掌控在自己手里的竞争机会。
  有一次,我跟领导聊起关于奥数的争议,他跟我说,“你放心,要是没有奥数,不光剩下塞钱了么!”领导大概对我有点误解,以为我担心自己的饭碗,但这话的内容比我的饭碗可沉重多了。既然资源有限就需要竞争,而竞争就需要规则,在我们这个各行各业都充满潜规则的地方,人们都很矛盾,虽然托关系、走后门的机会不能错过,但内心深处对于一条直直的起跑线还是充满向往的。为什么那么多人走上了奥数这条路?因为别的路更窄、更黑、更崎岖。为什么各种奥数比赛屡遭打压仍然生命力顽强?因为大多数人还是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以自己能够掌握的方式去赢得一个未来。“DaDao奥数”完全是沿着“DaDao统考”的思路照方抓药,可内在力量没有消解,下一个决口想必更加恐怖。
  
考试的沦落
  和奥数一样,考试本来也就是个平平淡淡的名词,似乎没有强烈的褒贬倾向,并不直接意味着先进、腐朽还是罪恶。好坏都是相对的,谁是恩公谁是恶魔有的时候是不比不知道,有的时候是距离产生美。在某些大环境、大背景的映衬下,考与不考纠结着太多的矛盾。本来取消升学考试好像是想朝着应试教育猛砍一刀,结果这一刀下去,一个大恶魔被劈成了无数个年轻有为的小恶魔茁壮成长。考试,从六年级期末的一次大考变成了贯穿整个六年、横跨一大堆学科的持久战役。
  如果应试教育是个错误,罪过并不在考试本身。就好比一个人瘸着腿,却有理论家告诉他每天跑步可以健身,然后毅然决然地夺下了人家的拐杖,这岂不是悲剧一场?他只能跳一跳,扶一扶,能摸到点什么就都要当作拐杖支撑一下。他不自己走路,问题不在桌子、椅子、拐杖这些支撑物,而是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与此同时,一个很有权威性的大考被劈碎,考试本身的质量也大大下降了。考试的原因、参与者的心态、谁来出题、如何评判、怎样准备……这一切既是考试生存的土壤,也决定着考试自身的模样。瘸子很快发现,虽然桌子、椅子也能凑合扶一下,但跟原来的拐杖相比,太不好用了。考来考去,考试自己也渐渐变了味,有点保持不住中性名词的身份了。
  又要提到文妈了,她有一次把小文的物理卷子拿给我看,其中有一道简单的填空题:
  
  音调的高低是由物体振动的_________决定的。
  
  小文填的是“快慢”,结果被划了红叉子,正确答案应该是“频率”。可是,频率不就是物体振动的快慢么?而且课本中有原话:“物体振动得快,发出的音调就高,物体振动得慢,发出的音调就低”,小文的答案何错之有啊?我甚至觉得她写得更到位,说明她真的理解了这个物理概念。还有,现在小学做数学应用题时,时间单位必须写“时”、“分”,如果写“小时”、“分钟”是要扣分的,这个要求非常严格。当我在奥数课上偶然从学生嘴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愣了十几秒没回过味儿来,过后又在其它几个班反复求证。这就是我们希望他们学到的科学知识吗?
  由于市场丰腴但又屡遭打压,很多竞赛搞得十分勉强。某次课间,我看到有个学生正在紧张地往一张答题纸上抄作文,而旁边那张跟她的字体明显不一样。
  “这是干嘛呀?”我问她。
  “参加××杯作文比赛。”
  我想起来了,刚才在楼下还看见过这个比赛的大幅宣传海报。
  “那张是谁写的呀?”我有点好奇。
  “我妈。”她的表情隐隐有一丝不好意思,但并不严重。我很想问问她妈妈,将来如果孩子考试作弊,我们还有什么资格给他们讲道理?这就是我们希望他们学到的行事方式吗?
  
应试的土壤
  可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仅仅责怪某几个人决策失误未免太简单化了。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就需要再刨根问底一下,决策的依据是什么?决策者为谁服务?他们的压力来自何方?这样的政策谁在受益?
  在激烈的竞争下,最容易想到的原因大概就是人口问题了,在一个僧多粥少的环境里,尤其是能不能喝上这碗粥对于僧的前途区别很大的情况下,当然要拼命争夺。有人讽刺小学生的择校简历比大学生的求职简历还厚,这太正常了,好学校本来就比好工作的意义更加深远。
  人口这个因素看样子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们抬抬眼皮,看看大人的生活,不是也充实着越来越多的考试和证书吗?可是,如果我们再站高点,放眼世界,考试的标准化和数量增加似乎又是个全球趋势,只不过在我们这儿,一切的发展和GDP一样劲头十足。
  僧多粥少确是客观事实,但毕竟最后大家都活着,而且谁活得好、谁活得坏还很难说,那么当初到底是谁告诉我们这碗粥非喝不可呢?在这个商业世界上,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扭曲。一个大考试倒下了,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并且做了非常细致的分工。有的人在为诸僧打气、有的人在描述香粥味美、有的人在搭建展示的舞台,当然诸僧也在辛苦紧张地准备,这是一件对经济增长很有贡献的循环。从利益、从GDP的角度出发,这碗粥越诱人越好。在这个越来越忙活的过程中,那些真正从事教学的、出题的、评判的人们也越来越没有心思、没有时间考虑教育的事儿了。什么义务教育、全面发展、评价标准、是非黑白,早就不知扔在哪个墙角了。所以,人口虽是出发点和催化剂,但真正让人翻不过身来的,是这过程里的无限商机。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人在倡导学校资源的均衡化,事情还没干,我当然也不好下结论。但既然差距意味着商机,我看很难乐观。贫富差距喊了这么多年,现在看到解决的希望了么?资源就那么多,把所有的学校都搞成人大附中看来是不可能了,那均衡的目标就只能是劫富济贫喽?这么做难道有权有势有利可图的“富人”能乐意?而且,就算中学都平均了,没有好坏之分,难道大家现在争的就仅仅是中学这几年吗?
  前面已经讲了很多生存现状,小升初本身显然不是痛苦生活的关键因素。这一点,相信熬过了六年级的家长都会有所体悟。原本指望坚持一下就能成为一个轻松快活的中学生家长,但期待很快就成了泡影。如果整个社会都在嗅着金钱的气息,如果大人们的生活正在变得越来越紧张,那么压力必定传递,痛苦也不会徘徊在局部。小升初,充其量也就是个缩影,而非病灶。是谁培育了这么丰腴的应试土壤,我们的考试为什么越来越无法容下鬼才和灵气,这是举刀之前首先要回答的问题。
日期:2010-03-05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