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是个替死鬼(12):智商的拉扯  

  
第八章 智商的拉扯
  
判断一个东西是否有利于智力的发展,其实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则——看它是否能够促进有效率有意义的交流。带着这条线索,再让我们审视一下奥数班以及围绕在孩子身边的各种东西。
  
  智商这玩意儿很有争议,其实我也不认为智力可以如此评测出分数。不过这词儿我们暂且用着,大家都明白,这里就是指孩子的灵气,或者说聪明劲儿。
  奥数是在开发孩子的智力还是透支孩子的潜力?这得看怎么教、怎么学。但由于透支孩子的潜力是打倒奥数的一个重要理由,那么就像考试一样,这件事的好坏光看这个局部还不行。孩子的生活可以分为很多方面,其中应该会有若干智商源泉和几个智商杀手,这个我们得综合分析一下。退一步说,就算奥数的确是孩子的智商杀手之一,但如果不是最大的杀手,也不好盲目打倒。我们要考虑在打倒奥数以后,孩子们省下来的时间能不能用来提高智商,会不会有更加阴森的面孔在冷冷狞笑。
  
现代智商杀手
  欧美有许多研究机构常年在做着各种测试,其中有关智力发展的比比皆是。虽然具体到一个测试本身会有很多可以探讨的空间,但如果结果都指着同一个方向,就很说明问题了。新西兰奥塔哥大学分别在1980年和2008年对14岁的英国青少年所作的调查发现,现在他们的平均智商比28年前的同年龄青年低2分;在智商较高的人群中,平均智商比28年前的同龄人低6分。另一项研究发现,现在14岁少年的“高层次思考”能力只及得上1976年时12岁儿童的水平。原因被归咎于生活方式的改变和学校的标准化学习。现在的青少年下课之后,休闲娱乐的方式主要是玩电脑游戏、看电视和上网,而30年前的青少年则是阅读、与朋友交谈、以及进行集体性的体育活动。
  除了多出一个奥数,我们大城市里的情况跟人家大体相当。比起我小时候,现在孩子的生活中多了很多“进步”的元素。这里列举其三,看看从智商的角度,它们功过如何。
  电视
  常看电视会让人变傻,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只要你留心,可以找到很多相关的研究结果。有人说,只要有选择的挑适合自己的节目就没问题,看来还没有弄明白电视把人搞傻的原因。且不说那些内容肤浅、情节冗长的电视剧,就算我很有上进心,喜欢看像《百家讲坛》这样的科教节目,又如何呢?
  那么我们就以《百家讲坛》为例。去除广告和反复播放的过门,这堂课的总长度也就半个小时。根据一般演讲者的语速,往多了说,这段时间里大约可以表达六七千字的内容。而一般人阅读的速度至少是演讲速度的四倍以上,如果是有阅读习惯的人,甚至可以达到二十倍以上。也就是说,一期45分钟的电视节目,其信息量如果用看书的方式获得,顶多需要10分钟。
  时间拉长了,效果怎么样?是不是主讲人口才好,讲得生动,听众的印象会更深呢?的确,主讲人的魅力是我们选择电视节目的重要理由,但最后的结果有心人可以自己尝试一下。要论在头脑中留下的印象,自己阅读10分钟远比坐在电视前面听讲45分钟来得深刻。原因就在于看电视是一种被动的灌输,一来它站在因材施教的对立面上,二来它会让你的大脑处于松弛的状态。电视里的人说的话,无论对你来说是否浅显、是否无聊你都得耐心听着,等着他说完。而在你充满疑惑、需要思考的时候,他又不会给你留出时间。大脑松弛的结果就是,当场听着好像很有意思,转眼就忘。而阅读是主动的,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做出取舍和速度调整。例如此刻,如果你对电视的反动本质早已心知肚明,这一段就可以直接跳过了。人们之所以喜欢看电视,就是因为这样轻松,可以一动不动地呆着,这和喜欢睡觉、喜欢被按摩的意思差不太多。
  我在这儿可没有要打击《百家讲坛》的意思,既然是批判电视,当然还得从影响最大的学习性栏目入手。至于电视节目的质量和发展趋势,这里就不多说了。现在电视台多得数不过来,内容自然会大幅度稀释,落实到每个人面前会是什么结果,也可想而知。
  电脑
  电脑看上去比电视聪明不少,有交互性,又怎么样呢?
  我在课上讲到二进制的时候经常会聊到这个话题,电脑就是一个只认识0和1的东西,只不过手脚比较麻利就是了。也就是说,电脑就是一个干活速度极快的弱智。对于使用者,如果你能够善于找到适合这个弱智干的工作,那么在局部,它应该能给你带来一些轻松。比如说这本书里所有的“奥数”我都误写成了“懊数”,那没关系,甭管有多少个,一次查找替换瞬间解决问题。但是你如果看着它上瘾,指望跟这个弱智进行什么交互,那你的智商怎能不向它靠近?
  可是,根据刚才夸赞阅读时候的理论,网上浏览不是更主动,更方便吗?这就叫物极必反,先不提荧光屏对眼睛和大脑的伤害和刺激,关键是在网页上对链接进行追踪是一种跳跃性的选取,频率和内容跨度极大,毫无系统性。在加上无孔不入的商业行为,查查资料尚需奋力排除干扰,别指望这能提高学习和思考的能力。电脑是个大话题,后面我还会讲到。其实,只要算算我们用电脑的时候在“防”的方面做了多少工作,就不难判断它的功过了。
  可能有人又会发现问题了,我不是在跟电脑交流,我是和光缆另一边的人在交流和游戏呀?是的,网络交流的事儿咱们和手机一起说吧。
  手机
  手机推广之初,号称随时随地的沟通可以给人们带来自由。但现在的结果是什么?你反而被这个如影随形的东西拴住了。哪天要是忘了带还浑身上下不得劲儿。同样的道理,这个看似可以促进沟通的东西,却大大减少了人们的实际交流,尤其是其中的短信功能。
  英国科学家200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那些因发短信而分神的工作人员所损失的智商要比抽大麻的人还多。在80例临床实验中,在工作中经常发短信的人智商会降低10%,相当于一整天没有睡觉,而抽大麻后也只会下降4%左右。如此说来,有些东西还真是堪比黄赌毒。
  看上去有点惊人,但这事情非常好理解。在传统的面对面沟通方式中,语气和表情的信息量远远大于语言本身。再加上短信息输入速度缓慢,语句能省则省,意思传递的效率大大降低,误会频频。当面几句话就能说清的事情,如今往往花上十几分钟,往来好几条短信还不一定能理解对。2007年爱尔兰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测试了几万名中学生的英文能力后发布了一份报告:“短信通讯技术导致学生拙于拼写、语言生硬不连贯。当今青少年过度依赖于短句、简单时态和有限词汇”。更何况,在每天浩如烟海的短信中,无意义的废话又占了七成开外。那些垃圾、广告、色情什么的就更甭提了,同样道理,看看学校和家长在“防”字上下了多少功夫吧。
  相比之下,网上聊天虽然输入速度相对较快,但毕竟也是纯文字,且占据时间更长、废话更多,谁的危害更大还有一拼。在线聊天工具肯定会在某些具体的时刻给你带来方便,但代价是其余九成以上时间内的对折以下的低效率。它比网页上不断跳动的链接更具干扰性,要不怎么那么多企业、家庭都对这些聊天工具如临大敌、左封右堵呢。
  
填鸭式教学
  这么多智商杀手,它们的共性是什么?那就是大幅度减少了真正的交流。只有交流才能发动大脑的积极性,通过各种角度的换位思考得到全面的视野。电视、电脑、手机……我们现在既然选择了效率这么低的学习方式和沟通方式,而每天24个小时却没有延长,什么东西在减少,非常明显。在家中,其实电视只要开着,就算没有人专门坐在那里看,也能有效减少家庭成员之间的交谈。所以总体而言,不必讨论节目是否有意义,只要它开着,就既耗电又耗智商。
  更大的问题是,这些现代物件在生活中并不突兀,把它们都砸掉有怎样呢?家长和老师的忙碌、兄弟姐妹和朋友的缺失、实际监护人年龄上的巨大差距,交谈的机会少得可怜,智商的处境真是危险。好在孩子的生活有一大半都在教室里,那就看看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吧。不过,既然老师也是忙碌的社会中人,这一点并不乐观。
  孩子平时在学校里的情况我了解不多,仅凭他们在我课上的表现来做出猜测恐怕有失公允。但很多课外班的老师都是一线教师,他们的授课方式很能说明问题。从周中到周末,一个人的教学风格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当年刚入行的时候,由于时运不济,我赶上了三次集中大培训,一次比一次正规。到了第三次,还给我们布置了每周观摩若干次老教师上课的任务。某天晚上,一个五年级的课本班,中年女老师,她的教法让我很开眼。
  那天的内容是求一个数有多少个约数,以504为例,方法如下:
  ① 分解质因数: 504=23×32×71
  ② 把每个指数加1后连乘起来:(3+1)×(2+1)×(1+1)=24
  所以504的约数一共有24个。
  这个方法乍一看不太直观,但实际上脉络还是很清晰的。五年级的学生已经学过乘法原理了,比如说食堂有馒头、米饭、烙饼三种主食,有鱼香肉丝、麻婆豆腐两种炒菜,如果我这顿饭要吃一种主食加一种菜的话,那么每种主食都可以有两个菜可选作搭档,因而总共有3×2=6种不同的搭配。约数个数的求法其实也是这种思路,一般我讲的话会把它比作中药铺配药,2、3、7是三种药材,找504的约数就是从这三种药材里抓药。其中2这种药一共有3份,可以有4种不同的抓法:抓3份、抓2份、抓1份、不抓,依此类推,3有3种抓法,7有2种抓法,就和配一顿饭一样,最终可以有4×3×2=24种搭配。一个整数只要它的成份不比另一个整数多,那么前者就是后者的约数,也就是说这24种搭配就对应着504的24个不同的约数。
  当天,那个老师可没费这么大劲,她编了一个顺口溜:“先分解,再整理,指数加一连乘起”。写好后,她让学生先抄在笔记本上,然后带着他们一起朗读了七八遍,就在我不耐烦之际,她笑眯眯地问道:
  “同学们,你们说这三个步骤哪一步最重要呀?”
  “指数加一连乘起!”同学们读在兴头上,异口同声地回答。
  没想到她脸色陡变,厉声说,“分解都没分解,怎么指数加一连乘起!?”
  编个顺口溜倒是也挺好,不过完全不讲思路的话,就算再顺口的溜也毫无建设性。但最后这句训斥,真是太没天理了,学生们几乎是被吓得愣了两秒,之后赶紧改口。
  也许从当场的教学效果来看,区别并不明显。落实到应试上,说不定一些基本问题她的学生还会做得更顺利一些。但我觉得,如果数学这样学,恐怕真的就是智商杀手了。这么好的一个应用乘法原理的机会,这么好的一个理解约数的角度,这么好的一个贴近生活的例子,就这么塞给学生一个顺口溜实在太可惜。
  这就是一个知识点的教学,这就是智力研究报告中所提到的以应试为目的的标准化学习方式,其结果就是让孩子没有任何逻辑地记住了一堆不可理喻的乱码。奥数课上一说到等差数列求和,有的学生“首项加末项乘以项数除以二”张嘴就来,十分熟练。可是有时你接着问他什么叫“项数”,他竟然不知道,我看着他们简直心疼得不得了,浪费了这么多脑细胞都背了些什么?其实小学数学没有任何一个公式要背,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公式背后的思路并不难理解,而且还包含着很多有用的生活思想。课上他们一般都是可以津津有味地听明白的,而且,思路也并不比顺口溜难记,只不过我没有必要带着他们朗读七八遍就是了。日后忘掉一些是很正常的,但随着不断的应用和重复,科学的思路、数学之美就会浮现出来。
  在没有交流、没有探讨的课堂上,那些顺口溜可都是拿智商换来的呀!
  
谁在折磨孩子?
  我在某地取缔奥数的规定中赫然看到“考试中不允许出现奥数内容”,可是,什么是奥数内容呢?是不是难一点的就叫奥数?那这条规定岂不是变成“考试中不允许出现难题”了?我们的规定、改革总是这样,一棒子抡下去再说,结果如何、是否可操作都没工夫细想。
  奥林匹克的奥又正好是深奥的奥,因而奥数给人的印象一直是非常难。这也很正常,一道题若能被媒体看上,当然不会是平庸之作。所以,难题折磨孩子也是奥数的罪状之一。但从我个人的感觉来说,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前面曾经提到过,我们的奥数课有四种层次,其中第三档次的人数占有绝对优势。我的课以二、三档次为主。尖子班虽然没带过,但某些比赛的复赛考辅班可基本对应。第四档次的普通班我只带过一次,“面具”中已重施笔墨。
  在复赛考辅班上,课堂通常充满激情,我几乎没有感觉到奥数给他们带来了任何痛苦。那难熬的159个小时属于第二档次,在第二学期里确实有几个瞬间有过难为孩子的感觉,但绝大部分时间都聊得很愉快,倒是最后一个学期内容变简单以后把我磨得够呛。第三档次的课我上得最多,感觉也最好,孩子们的笑容远多于呆滞。而对孩子真的有点折磨的还就是那次普通班了,但班上讲的东西前面已有例举一二,只要课内的知识不是死记硬背下来的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遗憾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对课内的东西完全没有感性认识,数学只是几个冷冰冰的运算符号,毫无实际意义。在其他班上少数表情严峻的学生,情况也大抵如此。他们在接触奥数之前,已经提前被不知道什么人折磨傻了。
  在教学上,我很同意法国遗传学家雅卡尔的观点:“不管教育的内容是什么,是数学、物理、历史还是哲学,其目的并不是提供知识,而是借助知识,提供让人可以参与交流的最佳途径。” 如果一堂课对于在座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折磨,那么其教学过程一定是没有充分交流的。因为每一个问题的引出和探讨都应该是在试探的过程中,有来有往有铺展地进行。如果孩子们有半个小时眉头紧锁,那么二十九分钟以前交流就已经中断了。
  所以,折磨孩子的是人,不是题。折磨孩子的老师无论是在培训机构还是在公立学校,无论是教奥数还是教音乐、体育,结果都差不多。有些题目大人不会做并不意味着对孩子就是折磨,思路和心态不同而已,教学过程才是关键。奥数就像一把菜刀,问题在于拿刀的是恶棍还是厨师,如果是恶棍,手里换了擀面杖一样要伤人。
  
现实的选择
  在这种杀手林立的形势下,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确有点难以抉择。如果觉得傻人有傻福,智力差点没关系,那很省事,就把孩子交给电视就好了。托付给电脑的话,除了变傻,可能还会有别的风险。不过相信大多数父母不会有如此高的“境界”。如果对智力很在乎,那么最健康的方式就是多给孩子创造自由交流的空间。在亲自与孩子交流的过程中,保持耐心、尊重孩子的观点、听比说重要得多。同时,珍视孩子和同龄人在一起的机会,就算家长再有亲和力,同伴的地位也是不可取代的。
  对于上课,每个家长心目中都有理想老师的标准,所以闲谈之中表达对课内教学的不满是他们的一个重要话题。但周一到周五的课内生活没什么选择的机会,尽管很多人抱怨连连,但若没有足够的魄力和条件,只能听之任之。甚至有家长开玩笑说,“都是他们养肥了你们培训机构。”对于已经所剩不多的课余时间,继续选择上课是很无奈的。好在课外班对于家长和学生来说还拥有选择的自由。但选择要有依据,就本章而言,从智商的角度至少存在着两个重要的取舍方向:
  第一,课外班所占用的时间到底是他们和电脑、电视、手机在一起的时间,还是他们阅读、交谈、进行集体活动的时间。这个事情每个家庭应该会有自己的情况,不过总体来说恐怕很难乐观。前面我们已经比较全面的了解了当今孩子的生活,没有兄弟姐妹、没有要好的朋友、没有适合自己娱乐的场地,家长要么忙得不行,要么闲得盯着你每分钟都要学习,只剩下几个智商杀手成天慈眉善目地相伴左右。但如果你的孩子是个幸运儿,在周末和假期拥有充满真正交谈的传统娱乐方式,那把这些时间变成上课将损失惨重。
  第二,课外班的教学过程是灌输性的还是交流性的。很多家长也是苦于自己没有时间,同时认识到了现代科技的危害,才无奈地把孩子送进了教室。但教室里是福是祸还要看人。刚才我已经举过例子了,如果老师是毫无理由的让学生去背,毫无交流的只知道自己说,那还不如看电视,好歹还能换个台,还可以随意走动,而且不会遭到劈头盖脑的无理训斥。如果课堂气氛很好,这反而会成为现在可怜的孩子们之间一个难得的、大脑积极状态下的集体交流时间。
  最后,无论有多少理由,还是要经常提醒自己,孩子们已经上了太多的课,接受了太多被动的灌输。无论老师多么有亲和力,多么懂得互动的意义,一堂课的总体思路也是由老师主导的。如果你不是忙得昏天黑地,甚至是个全职妈妈,完全没有理由把孩子的时间全部写成课表。
日期:2010-03-08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