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是个替死鬼(13):祝你健康快乐  

  
第九章 祝你健康快乐
  
快乐和健康看似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但在这个疯狂的逐利时代,但愿有人真的在关注它们。
  
  课外辅导班对于快乐和健康的作用看上去非常明显。就算课程再精彩,下课铃和上课铃的区别也是天上地下。还是那句话,就算课上再怎么尊重他们的个性,他们坐着听讲的时间也已经太长了。
  但是这些话,都是相较于理想状态而言的。和上一章一样,如果要说奥数剥夺孩子的快乐,危害孩子的身体健康,因此要把它拿下,那我们的话题又要展开了。如果孩子本来就没有什么快乐,那奥数剥夺了什么、带来了什么?如果他们本来做着更伤身体的事情,那又何谈损害或挽救?别总觉得家长们境界不高,这时代就是让人很无奈。
  
顽强的身体
  快乐是个挺主观的东西,还是先说说健康吧。
  吃喝玩乐
  关于午餐的事儿,我们已经看到了元元学校的做法。实际上,在城乡结合部,是否在学校吃午饭尚有讨论的余地,到了城里,留校完全是默认选项。上班族们都知道,这年头,还有几个有条件中午回家自己做饭的?一天一接一送已经够麻烦了,怎么受得了两接两送?所以,让孩子在学校午餐是绝大多数家庭的选择。
  中午到底该休息多久,该不该睡午觉,这事儿好像还有争议,就不多说了。但午饭总要吃好吧?或者根据俗话,总得吃饱吧?前面讲过课后班的事,除了课堂纪律,课后班和周末班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区别:课后班的学生总是要利用课前、课间的一点点时间到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些吃的,上课的时候吃东西也是屡禁不止。后来开家长会我才知道,原来学校里的午餐他们普遍不太爱吃,基本上都倒了。浪费的事姑且不谈,可那些饭菜就算档次不高,要论营养,怎么也比小卖部的垃圾食品强吧。看看他们都买回了些什么,除了干脆面、冰淇淋,大部分我都叫不上名字。有的五颜六色跟塑料绳一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健康食品,而且大家还一起拽着吃,其乐融融很享受的样子。
  家里吃什么我就先不管了,否则什么反季节、转基因、农药、土地退化、生长激素……这个话题现在拿出来有点脱离主战场。再看看喝的吧,经过回忆,小时候我好像经常喝自来水,不过那时候的自来水真的能喝。现在水龙头里那么大的氯气味,反正我是不敢喝了,不知道烧熟了到底怎么样。商店里的水倒是多了,可是该喝什么呢?纯净水、矿泉水、还是那些五花八门的饮料?在专家们嘴里好像都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市场上又不断有新的“健康饮品”推出。
  说到玩儿,刚才那些老面孔又要登场了。电视、电脑、手机、游戏机……不仅是智商杀手,也是健康杀手,而且是全方位的。眼睛会近视、屁股会坐出毛病、手会按出腱鞘炎、全身接受辐射。很难想像,和这些看上去高级、干净的东西在一起,其实从健康的角度,远远不如在楼下玩泥巴。当然,现在想找适合玩的泥巴也不容易了,看看被停车位挤的,树坑都跟树干的横截面差不多大了。
  学习生活
  一不留神,写了个“吃喝玩乐”,不太上进。
  如行李箱般的书包不像是被课外辅导班塞满的,孩子们接触各色油墨的机会比以前大大增加了,过一会儿他们还要用这双手抓塑料绳吃呢。而现在涂改的方式也很奇怪,橡皮已经失宠,取而代之的是有毒的涂改带和修正液,我实在看不出纸上被弄得一块白一块白的有什么好看。还有些同学可能是知道了那些东西的毒性,又发明出用胶条粘的方法。课上我有时看着他们在捣鼓这些东西,心里真是有点难过。
  私家车以及糟糕的交通状况进一步延长了孩子保持坐姿的时间,电梯又减少了一项原本可以每天坚持的体育活动。当然,最核心的还是每分每秒都要接触的空气。也许你家里的空调可以过滤比细菌还小的灰尘,但是你的鼻子和肺远远不能。可空调又是什么好东西吗?在室内,它改变了四季的节奏,消磨着我们自身的调节能力;在室外,它从总体上加剧着环境的恶化。
  兜了一大圈,我竟然没有发现现在的生活里有什么对健康有利的因素。难道只能说,医院水平高了?这真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的确,他们的用武之地是比以前大多了,药是比以前猛了,至于水平是不是高了,大家都有体会。如果有针对就医条件和医疗水平的民意调查,我对它将会呈现的负面结果很有信心。看看那些风靡市场的养生书,看看它们赖以吸引眼球的大标题,就知道人们内心的焦虑了。那么卫生条件呢?这个话题现在详说可能有点突兀,但只要对生活物件的来龙去脉了解得够全面,就不难得出真实的结论。
  
快乐从何而来
  快乐是个很有哲学味道的话题,很难说清,但形势应该不容乐观。因为健康和快乐的关系如此紧密,刚才既然那么悲观,现在也没有扭转的道理。
  从娱乐的角度,很多东西带来的快乐程度确实很难评价,就像玩泥巴和打电游哪个更快乐,这属于关公战秦琼式的比较;而看书和踢球哪个更享受,这又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过,除了健康和娱乐之外,那种属于生活常态的好心情还是有迹可循的,我大致总结了几个方面,相信可以获得比较广泛的认同:心理平衡、被人理解、安全感、成就感。
  心理平衡
  如果我们都穷得叮当响,没什么,我甚至根本不知道我是穷人。但如果我有十万,你有一千万,天哪,我简直穷得要死。有时候我们自己的生活没什么不好,但是看着别人吃香的喝辣的就是眼晕,俗话不是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么。可是这种比较经常不够客观,要不然一个公司里,怎么会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干活最多拿钱最少呢。
  奥数课的期末考试分数差距会比较大,为了避免他们不快乐,我有时间的话也会跟孩子们聊聊这个话题。有一次,我问他们,“据说姚明的年收入在整个中国体育界排名第一,有好几亿人民币,你们羡慕他吗?”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讨论开了,“钱没处花”、“老受伤”、“不自由”……他们似乎看出了我的用意,说羡慕的并不多。接着,我说了说我的想法:“我也不羡慕,我觉得做姚明太痛苦了,衣服没处买、鞋要定做、一般的汽车坐不进去、酒店里的床放不下腿、走哪儿都容易磕脑袋,最糟糕的是其他名人稍微化化妆也就出门儿了,可他这么高的个儿走到哪儿都得被人认出来,这日子真是没法过!”
  当然,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人家姚明说不定每天乐呵呵的挺高兴。但学生们若能认识到“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道理,快乐指数一定会增加很多。
  理解
  如果你说的东西总是没人听,别人说的事儿你又不感兴趣,作为一个社会人想必会相当痛苦,孩子也是一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个人都渴望在人群中获得理解和认同感。站在孩子们的立场感受一下吧,没有兄弟姐妹、缺少有质量的友谊、爸爸妈妈的忙碌、爷爷奶奶的代沟、老师的蛮横,如此孤独之下能有现在这样还算过得去的状态真是很不容易。沉迷于网络、不愿意撒开手机都是表现形式,在拿走这些东西的同时,更重要的还是要关注他们切实存在的心理需求。
  安全感
  从大人们的角度说的,对于自己唯一的孩子,确保安全当然是首要任务。我是个足球裁判,以前周末课不多的时候经常去吹比赛,对北京中小学的足球发展状况也有些了解。某年北京中学生联赛,全市七八百所中学,报名的球队只有区区六支,而且其中三支都是人大附中的专业队。想想二十年前如火如荼的百队杯,真是恍如隔世。原因也很简单,足球既容易受伤,又容易打架,对于今天的学校来说,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不安定因素。类似的,孩子们的生活中被划定了许许多多的禁区,很多事情他们都失去了尝试和体验的机会。实际上,这种生活和运动经验的缺失反而会给未来埋下更多的风险。
  管紧点儿,大人是有安全感了,可孩子呢?从他们的心理出发,如果这也不能干,那也不能碰,哪儿都不让去,在他们的眼中,这世界莫非是由无数个围绕身边的危险点构成的?在重重保护之下,他们其实毫无安全感。
  成就感
  有的人看别人掉沟里会笑,有的人完成了一个精致的小制作会笑,作为家长,当然希望孩子能够多一些高层次的快乐。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我们的生活被无孔不入的商品和服务包装了起来。过去家里有些什么需要,什么东西坏了,都需要每个人开动开动脑筋,而现在只要动动钱包就行了。小时候家里很多东西都需要爸爸妈妈自己做,各种衣服、小家具、电视天线等等。我自己也是作品无数,苍蝇拍、渔网、风筝、风车、沙包、毽子、弹弓、弩……当然,也不光是玩具,织个两米的大围巾、拿缝纫机匝窗帘、用废胶卷编镜框、钻研自己的招牌美食,这一切从过程到结果,带给我的快乐不可替代。
  但今天,没有实际的生活需要,就算挖空心思想出什么好项目也空洞得很。再强调一次,跟被动的接受相比,孩子在做出有价值的付出时更快乐。
  
课外班的角色
  一件事的普及和流行总是有原因的,有了这些线索,再回来看看课外班吧。
  很多健康杀手都身形硕大,我们奈何不得,暂且不论。就某些细节来说,我很希望孩子们能有时间、有条件、有同伴、有心情去跑跳玩乐,但如果他们一定要挑一个地方久坐的话,比起呆在汽车里,或者电脑、电视面前,还是进教室算了。当然,福祸还得自己把握,最好能找个自己有兴趣的科目,再配一个对智商没有杀伤力的老师。
  快乐的四个方面在课外班里都有鲜活的体现。首先,在对待子女的问题上,家长最容易心理不平衡。凭什么你的孩子就是优秀小学生?凭什么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上重点中学?为了孩子的前途,说什么也要拼一把。而孩子也都很懂事了,大家都在上课,都在拼实力,心里也没什么想不开的。
  其次,家长和孩子都需要同伴,需要理解。小升初的事儿这么挠头,心烦意乱找谁倾诉?有些家长很喜欢到课外班上听课,和这么多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们在一起,心里会平和很多。对孩子来说,课外班也有人以群分的味道。就说奥数题吧,那可不是跟谁都讨论得来的。有时候在课上,我很喜欢看到孩子们对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这至少说明他们的大脑很兴奋、有对手、有共同语言。此外,课间虽然不长,好歹也能聚在一块儿玩点淳朴的游戏。
  最后,对于那些又聪明、精力又旺盛的孩子来说,如何既确保家长的安全感,又让他们获得成就感?还是做奥数吧。那一个个小难关如果处理得当,还是可以转化为他们的快乐的源泉。我在班上经常遇到这样的学生,他们真考起试来成绩不见得如何,但课上如果对一个问题有想法,其举手动作中所蕴含的兴奋不亚于攻关成功的科学家。
  在公立学校和培训机构都有一种叫做托管班的班型,家长一早把孩子送来,晚上再接走,中间有课上课,没课在教室里自习,全程班主任负责。由于家长要工作,这种班在寒暑假特别吃香。有忧心忡忡的教育家张喽着要把它取缔,结果意外地招来了一片抗议声。很无奈吗?或许是的。但家长不是傻瓜,他们最心疼孩子。看电视容易变傻、玩游戏容易上瘾、轮滑难免事故、踢球受伤打架、上网需要指望蹩脚的拦截软件、公益活动经常被人利用……看着自己没有玩伴的独生子女,自己又无暇照顾,这个年代除了上课还有更让人放心的课余生活吗?
  现实就是这样,当生活中的前十个健康、快乐的活动消失掉了以后,原本被排在第十一位的事情就会被倾注最大的激情。好在他们涉世不长,前十件事儿要么未曾经历,要么印象不深。这就很好解释某些竞赛考辅班上的乌托邦场面了,哪怕那已是一个星期第七天课的最后一节。
  我真的很不愿意看到节假日教室楼里的人潮,但为了避免像小升初统考一样死得悲壮,希望那些想要打倒奥数的人能先给孩子们找一个更好的去处。如果找到了,奥数也就不打自倒了。如果没找到,还是先冷静一下,看看那前十个快乐、健康的活动到底是被谁带走的。
日期:2010-03-09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