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是个替死鬼(14):钱是科学家  

  
第十章 钱是科学家
  
信息时代,貌似对孩子们的学习非常有利,但很可惜,身边不断喷涌的知识绝大部分都是广告。
  
  在这个打开电视便知天下事,打开电脑便见天下师的时代,孩子们似乎理应见多识广、头脑灵活、甚至拥有全球化的视野,然而现实并非如此。他们的理解力似乎很成问题,学习动力也相当嬴弱,有些只是在一个很小的局部找到了精神寄托,对其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而他们越是表现得不尽人意,老师和家长就越是心不耐烦:“你们现在条件这么好……”
  我们在看待别人的时候,注意力总是会不由自主地集中到人家身上光鲜的一面,并产生妒忌、羡慕的心理。老板们有金银财宝、农民们有山清水秀、老人们有功成名就、孩子们有衣食无忧、就连要饭的都有不劳而获,这世界上好像就剩下自己苦大仇深了。带着这种心态,我们生活里的理解越来越少。小时候也忘了是什么由头,整个社会都在高呼“理解万岁”,现在想来真是让人热泪盈眶。
  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好好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想像一下他们眼中的世界,或许就是他们走向快乐生活的开始。
  
信息时代的噩梦
  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比疯狂的信息时代,新闻早知道、整点要播报、就连子夜都不希望你睡觉。出租车上有广播、公交地铁有电视、电脑屏幕上信息在跳、嘀嘀一响手机报又来了,就算你洁身自好什么都不管,旁边还总会有人不断在喊。
  打开门户网站,五颜六色、密密麻麻的图文跃动眼前,有如无数个脑袋争着在你面前做着鬼脸,吸引你扇它一巴掌。一旦你眷顾了某个脑袋,又会有一大帮长得跟他有点像的拼命挤了过来。一旦迷失方向,再想走回原地,可就颇费周章了。
  可是,我为什么需要知道这么多事?是我的脑细胞多得没处使,还是我的日子过得太无聊?是谁在一刻不停地把信息推到我的面前?想想当年《新闻联播》一统天下的时候还真是幸福,平静的一天过后,每天晚上有个人准时出来告诉你:世界人民水深火热,祖国形势一片大好。有进取心的同志肯定要质疑了,难道你就满足于做个井底之蛙吗?哎,那要看跟什么比了。
  李敖先生2005年在清华演讲的时候,曾经在回答学生提问时谈到过一点关于电脑的问题:“其实我觉得用电脑的人蛮可怜的,因为他接收了大量的资讯,排山倒海涌来,你要用很好的头脑才能从这些大量的资讯里面能够把东西拣出来,如果没有很好的头脑,这些东西是害人的。”有人觉得他是在为自己不会使用现代科技而进行辩解,不过在我看来,他甚至表达得相当客气。
  学习的过程就好比捡贝壳。过去是一片沙滩,东西不多,可能就一百个,需要一个一个去找。找的过程充满闲情逸致,每找到一个都可以先欣赏一番,四下张望可以看到虾蟹出没,举目远眺还能获得海的视野。最终的收获不仅仅是一口袋贝壳,还有一个好心情和对整个海滩的全面理解。而今天,或许在你周围有一万个贝壳,但它们分布在有一百米厚的杂物堆里。扑腾的过程非常艰辛,贝壳和杂物之间没有相互依存的逻辑关系,无法获得真实的整体概念。贝壳虽然数量更多,但杂物堆里还有数十万个长相类似的赝品,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诱惑在向你频送秋波。
  在这种环境下,的确需要“很好的头脑”。大人们从淳朴的时代走来,小时候对沙滩、对贝壳有过真实的感受,或许觉得我上一段的描述有些过分。但孩子们从小看到的就是这个杂物堆,他们靠什么去分辨、去想像、去维持一个清晰的思路呢?
  
广告世界
  如果杂物堆里只是充斥着一些没用的垃圾,也就算了,更严重的是,这些东西都是有生命的,都是长着胳膊的,随时准备把你一把拽走。
  或许有人会说,过去的《新闻联播》就是个大型的国家广告,的确不假。可今天传媒发达了,你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一件事该了解哪个方面、该了解到什么程度却在更加无形的掌控之中。而且经过一整天的狂轰滥炸,脑袋里被留下的印象更深。
  或许有人觉得,过去的人想学点东西多麻烦呀,确实如此。但今天科技进步了,资讯丰富了,科普的途径多种多样了,为什么骗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猖狂呢?
  以前,广告就是广告,无论是政府的广告还是企业的广告,一看便知。而现在这些广告已经无声无息地溶解到了各种信息之中。每一个行当的人都能讲出自己特有的营销故事,上新闻、上首页、上排行榜、上电影、上春晚、甚至上教材,钱的力量无处不在。
  电视上,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到处都是,年轻的博士、资深的专家、黄头发的洋人,一个比一个权威。他们不断在塑造着新的科学名词,××因子、××螺旋、××素、××颗粒……有的会膨胀、有的猛吸水、有的能溶油、有的就像Ctrl+z 一样神奇。一度,转基因能让人类为所欲为;一度,CAI 可以解决所有的教育难题;一度,不标准的超级VCD占据了全部广告时段;一度,是个东西就能达到纳米量级。
  人们就这样跟着他们东奔西跑,在这些信息的轰炸下,我们显得好无知。可现实呢?效果图上的生态家园没有出现;车窗前的情景与广告相去甚远;我的身体状况依然每况愈下;我的外语水平依旧停滞不前。而且,昨天还是趋势主流的东西,今天就被新一代科学家踩在了脚下,成为抬不起头来的落后象征。
  在这个商业化的传媒时代,金钱就意味着发言权,就算再没有理据的东西也能众口铄金。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不愿面对的真相》中曾讲到科学和舆论的问题。在人们的印象中,全球暖化的事儿似乎在学术上还有很大争议,媒体上质疑不断、甚至声浪过半。但翻阅这些年的学术论文,实际上一千篇里也找不到一篇在否认这一事实。这就是权钱的威力,为了经济利益,政府和财团在奋力掩盖、拖延、逃避责任。一个世纪前就有哲人说过:“如果你是靠着持有观点A才领到薪水的话,观点B是很难说服你的。”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想唱点反调是很有难度的。如果你关注养生,你会发现你知道得越多越不知道该怎么办。原因很简单,每种方式背后都有利益、都配有属于自己的专家。前两年有个台湾人,在大陆出过书,上过电视。他的养生理论最大的特色就是公然叫嚣牛奶和鸡蛋的不是。胆子是很大,但和支柱产业、上市公司叫板,能有什么好结果么?
  就算是最没技术含量的广告,也可以靠冗长的电视剧和无孔不入的传媒混个脸熟。这几年普及于公交车上的液晶屏简直就是个各种形式广告的播放器,音量不可调,关也关不掉。一句话每天上下班给你重复上几十遍,再弱智的东西都能变成名言。相比之下,课本上哪一个定理在孩子耳边能有这么高的曝光率呢?
  
空中楼阁里的学习
  既然钱是科学家,既然连大人们都被搞得晕头转向,理解一下今天的孩子们吧。在家长的呵护和传媒的包裹下,他们所感受到的是一个充满矛盾,极不真实的世界。
  屏幕上,敬一丹忧心忡忡地走出来,倡导大家节约用电。但看看前前后后的新闻广告,鸟巢造雪、彩灯延时、家电下乡……能指望孩子在电力、能源、浪费、生活方式之间建立起什么合乎逻辑的关系吗?接着是总算是一个貌似不太像广告的节目,一个车队的负责人充满自豪感地宣称他引领了低碳生活。原来,他把原本需要浪费一张大纸帖通知的支部活动用建聊天群、开博客的方式转移到了网上。这彻头彻尾的高碳示范就这样出现在了每天有几亿受众的所谓新媒体上。
  好在孩子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教室里,他们连“低碳”这词儿都没听说过。可是学校却把宝贵时间花在用“时”还是“小时”这样的问题上。而且,没有尽头的教室生活也进一步减少了学以致用的机会,他们的学习只剩下应付考试这一个目的了,尤其是理科。
  在很多孩子眼中,数学这个词就等同于算式。无论我在课上如何联系生活,或者通过画图直接得到答案,他们都会像过滤器一样在纸上仅留下工整的算式。曾经有一个家长,觉得自己五年级的儿子数学上老是不开窍,想让我帮他点拨点拨。其间,我想起了小琪 ,又拿出了那个跟她探讨过的简单问题:
  “45分钟等于几分之几小时?”
  “嗯……”,他思考了十秒钟,“45/60”。他语气悠缓,但总算比当年的小琪要强一些。
  “还能化简吗?”我其实对他的答案稍感意外。
  “9/12”,这次他用了五秒钟,但这个中间过程更出乎我的意料。
  “最简了吗?”我只好继续问。
  “3/4”,这回花的时间不算太长。
  “能不能直接想到 呢?”
  “那怎么可能?”他的语速确实比一般的孩子慢不少。
  “你看过表盘子没有?”我说着花了一个表盘,“这不就是45分钟的长度吗?是几分之几?”
  “噢,3/4”,他好像也有一丝丝兴奋。
  “这样想是不是更简单、更直接?”我觉得这个例子对于鼓励他联系生活很有说服力。
  “可是,这有什么区别吗?”当他耗时四秒用磨人的语气抛出这个深奥的问题,轮到我思考了。
  这个孩子并不傻,据说他对电很感兴趣,总是在网上查阅有关于电方面的DIY 资料。在我家里的时候,他也曾想要把我的手机充电器拿走。而在交谈中,像数学这种随时随地都要用的东西在他看来却只有应付考试这唯一的功能,和生活完全割裂。这可不能算是萝卜咸菜各有所爱,这里面有严重的逻辑混乱,基本上诠释了“空中楼阁”这个词的含义。他对二楼、三楼的东西非常着迷,但看得见摸得着的一楼,甚至大地,在他看来却毫无用处。这就是在杂物堆里奋力扑腾的结果,他们眼中的生活和学习太不真实了。
  脱离实际的学习到了初中会更为明显。现在的物理课的确有它尴尬的地方,虚拟世界、电影特技、广告渲染,早已把孩子头脑中淳朴的物理感觉砸得粉碎,而生活方式的改变又已经把很多很多浅显的道理都包装、隐藏了起来。在物理试卷上,经常会有些“过时”的考题:
  “夏天卖冰棍的在冰棍车上盖一层棉被起什么作用?”
  “冬天为什么要往地窖里放两桶水?”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儿了,他们哪见过地窖和这么土的冰棍车呀!还有:
  “冬天玻璃窗户上经常结有一层冰花,这冰花是在玻璃的内表面还是外表面?”
  这问题我幼儿园的时候就能回答,但现在随着气候暖化和双层玻璃的普及,窗花出现得越来越少,即便看见也是两边摸不着,它反而变成了一道需要推理的难题。
  这些是没办法的事儿,生活水平提高了,电气化了嘛!但物理是没法骗人的,新时期的物理课完全可以抓住新时期的问题呀。北京为什么这么多“雾”?塑料到底是从哪来的,到哪里去?为了支撑人类的现代化生活,全世界的动植物在怎样惨烈的付出?我们每日生产的垃圾是不是通过一个神奇的装置就变废为宝了?温室效应是怎么产生的?然而,学生们不仅对这些议题毫无概念,甚至闻所未闻。在联系实际的问题上,教材选择了向市场低头。太阳能、电动汽车、水力发电……都如广告里描述的一样,绿色清洁,毫无缺点。本来,对于一个善于观察生活,有物理感觉的孩子来说,这些言论里充满了疑点。
  信息时代,资讯好发达,然而结果却是这样吊诡。先把事情搞乱,再卖给你解决方案,市场总是在各个领域重复着这个老套的故事。如此说来,取消小升初统考也像是个深谋远虑的经济振兴政策,拉动了不少产业的发展。学习既然遇到了困难,商家当然要行动。学习机、软件、辅导书、课外班……广告里的孩子轻松快乐得不得了,各种问题迎刃而解。但广告就是广告,那里面无论奶牛、蛋鸡,还是汽车、儿童,都生活在天堂里。
  但混乱本来就是这些头绪造成的,继续相信它们能有什么好结果吗?你只要记得,孩子需要的是生活、是付出、是交谈,大方向就已经把握住了。可是,大环境为什么是这样,这可以简单地怪罪于商家吗?其实从广义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商家。
日期:2010-03-11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