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是个替死鬼(15):压力在盘升  

  
第十一章 压力在盘升
  
说奥数班加重了家庭经济负担,的确如此。不过,在这个商业社会里,大家不都在想方设法加重他人的经济负担么?
  
  我曾在学校的报名处听到有家长这样诉说:“我平时没觉得这事儿有这么严重呀,怎么一到你们这儿就觉得压力特大呢?”是啊,不给压力怎么能挤钱呢?
  如果要描述这个时代的生活,“压力大”恐怕会是人们最先想到的词汇之一。大人压力大,孩子怎么也压力这么大呢?那当然,有点物理感觉的都知道,压力总是要传递的,不会发生突变。在一个社会里,岂能指望压力只停留在局部人群?莫非他们都逆来顺受,全都愿意把悲伤留给自己?大人们身上若有很大的生活压力,怎么可能指望孩子过得无忧无虑呢?
  在压力的事儿上,同样是“理解万岁”,不要一遇到什么事儿总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课外班加重了家庭的经济负担,确实如此。但在这个商业社会里,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是商家,在工作中,不都在想方设法想要加重他人的经济负担么?今天你施加给别人的压力明天就有可能重重地砸回到自己身上。
  
压力的传递
  培训机构要开家长会、要动员、要促销,要做其他企业都会做的各种事情。比起很多凭空制造需求的产品,培训机构的专家只是把切实存在的压力生动地描绘出来了,最终让你揪心的还是它背后的连锁反应。
  报课外班的压力,上游就是学习的压力。学习为什么有压力?功利的说就是升学的压力,再往上是择校的压力。为什么要挑好学校?那是吓人的坏学校给我们的压力。上了好中学才有好大学,上了好大学才有好工作,有了好工作才能赚够钱,有钱才能买车买房结婚生子,之后子女又要上学……好恐怖,今天一个课外班竟然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幸福!
  很明显,通过这条线索,压力已经从大人传向了孩子。不过这还只是纵线,横向上,甲造房子赚了乙的钱,乙卖车赚了丙的钱,丙开影楼挣了丁的钱,丁想来想去只好办了个培训学校再赚甲的钱。当然,现实社会不是这么简单的小圈,它的关系更加盘根错节,牵一发动全身,但简化一下就是这样。在这个链条里,每个人都要努力寻找商机,没有需求就要制造需求。在这个横向的压力循环中,孩子当然不能幸免,他们是众人牵挂的对象。饮食、娱乐、服装、出版……几乎每个行业都不会忘记他们。
  为什么孩子的书包会这么沉?当然不是锻炼身体的需要,也不是教学的需要,而是商业的需要。一个大书包,箱包业可以拉动几个点、出版业可以多挣几个钱、造纸业可以兴旺一阵子,还有相关的染料业、运输业、包装业等等,多少人可以喘一口气呀!
  翻开书包,今天选用这个教材是因为它又好学、又好教、又便宜、又轻便吗?当然不是!也许是因为它定价高、也许是因为它折扣低、也许是因为决策人得到了好处、也许是因为出版社会带着老师出去玩……当年有一家出版社为了推广自己的教材,抢占市场,甚至把别的社已经运到学校的书全部买走销毁,换上了自己的。
  再说修正液和涂改带,它们取代橡皮是因为对学生的健康有好处?对纸面的整洁有好处?还是对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有好处?都不是,它就是因为比橡皮复杂、比橡皮新鲜、比橡皮好玩、比橡皮贵,那么它就是对拉动生产、促进消费有好处。
  小升初、民办学校、课外培训也是如此。你多上一门课,不光是培训机构,刚才说过的很多产业都能分一杯羹。从教师这个群体的利益出发,我们对此当然也是乐见其成的。所以,鼓励学生节假日去上课也成了很多学校老师的常规建议。
  老师应该这么势利么?他们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么?这两句话的用词都有点极端,一会儿捧到天上,一会儿砸到地底。我们只需要知道,谁都不是生活在真空罐里。西方医学里为什么有很多病都是以终身服药作为最佳解决方案?因为大多数医学研究项目都是药厂赞助的。老师、医生、神父、律师……没有必要把哪个职业看得高人一等,他们只是社会分工不同,他们都在全方位地参与社会生活,换个场景,别人也都在想方设法掏他们兜里的钱。在这个循环中,大家都有责任,也都很无辜,因为每个人都既是上游,又是下游。
  
非常被生活
  每天从早到晚,广告充斥着生活中的每个角落。电视、网站、手机、邮件、传单、横幅……无论正当与否,周围的一切都在想方设法勾起我们某个方面的欲望,以便从中挣钱。其实,这些都是表面的小打小闹。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的生活早已被大商家设定好了模式。
  三十开外以后,经常会遇到有人问我:“买车了么?”
  “没有。”
  “怎么不买呀?”
  我觉得这问题实在没有回答的必要,有时只好反问一句,“你怎么不买吉他呀?”
  还有一次,跟同事聊天。我听说她住天通苑,加问了一句:“租的买的?”
  “我有病啊,都结婚了还租房住!?”
  “你的意思是我有病喽?”我半带得意地将了她一军。她先是一愣,然后赶忙找了点托词解释了半天。
  如今的人生轨迹,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正常模式。大学毕业、白领工作、做出业绩、加薪晋职、看准时机、起家创业。买车买房是撑门面的必需品,也是结婚的必要条件。而结婚,又必须来一本婚纱照,拉车队转上一圈办婚礼,履行一系列新风俗,之后终于可算成家立业。似乎缺少一项就抬不起头来,就不正常。可这一切都是谁规定的?谁在煽风点火?这到底是实现了自己的快意人生,还是出于面子去迎合外界对自己的预期?如果这真的是人们普遍想要的生活方式,为什么我这个没房、没车、没婚纱照、甚至没有全职工作的人却不断遭到他人的羡慕呢?
  还是那句话,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老板除了金银财宝还有应酬不断、农民除了山清水秀还有一穷二白、老人除了功成名就还有体弱力衰、孩子除了衣食无忧还有毫无自由、要饭的除了不劳而获还有抬不起头。当我们可以全面地看待别人,就会有勇气真正活出自己。
  为了孩子,也是如此。周遭的压力客观存在,社会各界都在热心地替我们勾画蓝图。但他们画的是别人最想看的画面,是对经济发展最有好处的画面,却不一定是最让你感到舒适的画面。每个人无论水平如何、兴趣怎样,心中的图景应该是不一样的东西。
  当然,说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做主,实际操作起来并不容易。标新立异,不合常规,看上去好像蕴含着更大的风险和压力。那么我们还需要了解一件更大的事情,就是沿着这条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路一直走下去到底结果如何。
  
恶性循环
  在我们的生活里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矛盾之处。各路商家好像都在一心一意地为我们创造着方便,而日新月异的科技发明也在不断提高着生活的效率,为我们节省时间。总之,“轻松”几乎是一个永恒的卖点,但这个卖点好像越来越诱人了。我们的时间非但没有增加,生活非但没有轻松,忙、累反而变成了几乎所有人的生存状态。问题出在哪儿呢?
  首先,在刚才甲乙丙丁的循环之中,每个人都不甘于做个“月光族”保持收支平衡,财富不断积累才是常态。所以,每个人都想比别人更努力一点,多找几个下家,多给别人施加一点压力。实际情况虽然错综复杂,但它终究是个循环,上游即是下游。甲的下家多了,自己也会成为多个上家的下家,压力很快就会以更强大的面目回到自己身上。面对这种局面,甲唯有加倍努力。所以,不管是房地产业、汽车业、服务业、还是教育业,大家都有做大做强的意愿,都需要不断保持增长。结果,每个人都更忙更累了。
  可是,这说法也有点站不住脚,现实是大家的确都有盈余,都在积蓄,倾家荡产的毕竟还是少数,社会总财富在不断增加。后面我们会弄明白这些所谓财富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再有,就是那些象征着高级、高效、先进的科技产品究竟能不能给我们带来轻松。当机器替我们洗好了衣服、冰箱减少了购物的次数、邮件即时到位、网购足不出户、地铁四通八达、一把遥控器让一切尽在掌握的时候,当打家具、织毛衣、生炉子、絮被子、补衣服、做饭这样费时费力的事情渐行渐远的时候,我们的时间怎么反而越来越宝贵?当生活中的一切都方便得唾手可得,需要自己动手的事情越来越少,可为什么学习的任务却越来越繁重,以至于大人们需要终身学习,孩子们必须天天上课?
  带着这些问题,让我们看看今天的经济发展、生活方式和种种追求到底违背了怎样的地律天条。
日期:2010-03-1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