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是个替死鬼(17):国情与体制(上)  

  
第十三章 国情与体制
  
感谢西方物理学家们的努力,我们老祖宗的先进文化终于有了“像样的理据”。
  
  国情是个大帽子,既能遮,又能顶。当很多“先进”的理念在中国水土不服之时,出于一种骨子里的谦虚和自卑感,我们很少怀疑那些理念和中国的水土谁更高级。
  当痛恨奥数的人开始攻击奥赛金牌选手的个人素质和未来发展的问题时,我觉得他们跑题了。好像小升初的事儿矛盾过于激烈,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诊断不下去了,随便找个靶子再加点罪名。
  这种对个人素质的指责有点可笑。如果我看见一个从来没有学过奥数的孩子乱扔垃圾,我能不能揪住他说,“你看,你不好好学奥数,素质这么低!”这太无厘头了,人家肯定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因为这两件事根本就没关系。要找素质低的人,任何一个领域都挑得出来,就算情节再恶劣也不能代表整个群体。一定要这样做的话,就必须广泛采集数据,计算出各个群体中的低素质比例。可真要如此认真,又得犯愁了,谁的素质高、谁的素质低,谁说了算呢?要不要考个试呀?
  至于金牌选手的后续发展,是否将来会成为数学家、科学家,也是如此。跟刚才的思路一样,如果我们统计一下非奥赛选手日后成为科学家的比例,统计一下中途辍学者日后成为科学家的比例,同样比人家低很多。奥赛拿了金牌已经算完成了功利目标,他们并没有义务自动承担起科研重任。欧美的科学家大部分也不是从中小学的竞赛中起步的,我们的科学家所占的人口比例就是小,以此来责怪任何人群都有失公允。
  但知道了熵增加原理,了解了我们为何如此疲惫之后,中国难以培养出科学家的话题一下子变得很有深意。那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从来就不是中医的思路。带着对现代生活的真实体验和刚刚被热力学定律武装的头脑,让我们看看中国这么深刻的“国情”背后,到底跟西方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从足球说起
  足球这事儿关心的人很多,带给人民群众的痛苦想必大于奥数。但我觉得大可不必痛心疾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们在这项运动上水平不济理由非常充分,完全可以说既没有群众基础、也没有文化基础,别指望一两次反腐扫黑就能扭转乾坤。
  关于群众基础,我们在讲到安全感的时候已经提过了,近千所中学,区区六个队报名,还有一半是来自同一个学校的半专业队,普通学生几乎没有。学校为了少惹麻烦,足球这种炸药包还是少碰为好。总有人喜欢拿十四亿人说事儿,这分母未免水分太大了。
  关于文化基础,中国球员的素质遭人诟病已久,各种形式的不文明现象和球场暴力不胜枚举。但和奥赛金牌选手一样,足球运动员也是人民群众的一部分。我也曾经算是半个足球圈里的人,一度经常参与北京市业余足球比赛的裁判工作。几年下来,可以这么说,无论是教工联赛、媒体联赛还是市运会,到了势均力敌的淘汰赛阶段,几乎每场的输家都有动粗的意思,群殴、追打裁判的事儿太普遍了。包括平时在电视台说球的时候什么道理都明白的那些主持嘉宾,真到自己踢的时候,什么素质呀、规则呀,就都忘了。裁判做这种比赛,首要目标就是平稳结束,绝对不能鼓励进攻,基本思路就是避免身体接触,谁也别跑起来。至于比赛是否精彩,球员是否能提高水平,在安定团结面前都是次要的。
  前两年人大附中举办了一次世界名中学足球邀请赛,邀请了几所来自英格兰、荷兰的欧洲名校,在这次比赛上,可以说把这两方面的差距展现得淋漓尽致。我们派出的人大附中和潞河中学两支球队都是半专业队,常年吃住在一起,和校本部几乎完全割裂。在球场上,他们追求整体和战术纪律。而老外的球队里是真正的普通在校生,因为喜欢足球聚在一起,展现的是激情、速度和个人能力。作为执法者,外国中学生对裁判的尊重和对激烈冲撞的无所谓态度尤其让我印象深刻。裁欧洲队之间的比赛就想着怎么精彩怎么来就行了,身体接触、越位都可以向鼓励进攻的方向倾斜,否则,你会觉得自己在场上碍手碍脚,破坏足球比赛的精彩。
  足球水平如何提高当然不是我这里的主题,我要说的是中国人的素质,但不是低。要是成天说足球运动员素质低,这和质疑奥赛金牌选手没什么区别。大家都是一块地里长出来的,如果跳水、体操选手素质就高,踢球的素质就低,那足球简直祸国殃民,应该有不少人高喊“打倒足球”才是。冷静一下,以上这些现象可以从两个角度帮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的祖国。
  第一,我们骨子里就不习惯这种贴身的竞争和对抗。我们古人所倡导的运动一向是境界很高的,以娱乐炫技式的杂耍为主。所以,跳水、体操、蹦床、杂技等等都是咱的拿手好戏,隔着网子互相玩玩也问题不大,但要是混在一起拼抢就太有失斯文了。我们号称足球是中国发明的,可蹴鞠当年基本上也是杂耍的一种。人家现代足球一百多年前可不是这样儿,一帮人在泥浆里搏斗毫无规则可言,比如今的英式橄榄球凶狠多了。今天相对这么轻微的身体接触,他们当然很适应。
  第二,我们不相信这种人为的规则。生活中到处都是潜规则作祟,网开一面,法外容情,球场上的黑衣法官当然也没什么尊贵的地位可言。从表面看这是一种很糟糕的局面,与西方的文明社会不太合拍,作为一个裁判,当然也对此也很头大,但如果追根究底的话,应该说是每个中国人心中的天理都要大于世间人为的规则。
  经常有人说我们文明程度太低、素质还不够,但文明、素质这样的词儿现在都是按照西方师傅的定义在理解。这就好比老美跑到中国来考英文,我们当然玩不转,可如果我们去你们那儿考汉语,你们不也得一败涂地?文明这事儿到底谁有发言权,应该没什么争议吧,我们几千年的积淀,怎么就突然被你们抢走了话筒呢?在我们的理念中,即便是武术大家,都对打打杀杀十分反感,不战而屈人之兵、修炼内功才是正途。套用个时髦词儿,就是和谐。但这个和谐并不是在一定的规则之下,大家遵纪守法平等竞争的和谐,而是需要领悟的,真正合乎自然的,更高级别的和谐。
  可惜,现在我们玩的是人家发明的比赛,像足球、商业竞争、科技发展这样的东西我们并不熟悉,骨子里总是隐隐有些什么东西在与之对抗。在西方所熟悉的赛场上,他们反而显得比我们更文明、更和谐,而且最糟糕的是,我们自己也已经认可了这种观念。
  
早熟的尴尬
  国情这个词虽然经常被当作一种借口,但背后还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内容。现在最常提到的是中国傲视全球的人口,但更深刻的还是伟大而早熟的文化。
  文化到处都有,但像中国这样把几千年前的东西依然奉为经典、几乎全盘接受的却非常罕见,这只能说明它确有高远之处。而且随着西方科学的进步,其认识水平和应用结果都在让有心人不断加深对古人思想的理解。无论是黄帝内经、老庄哲学还是孔孟之道,我们的文化最讲求的就是天人合一、顺其自然。
  老子讲:“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恢复本性就是自然,认识自然就叫高明,不认识自然,就会轻举妄动,一轻举妄动,就会招惹灾祸……中国的文化是讲究感受和领悟的,对这样一段话来说,任何翻译都会有偏颇之处。但很明显,老子说出了现代人在经历了无数教训之后才刚刚开始认识到的东西。孔圣人虽然比老子要入世一些,但《论语》的依然崇尚敬天。在儒道的周围,中国的医学、武术、音乐、书法、绘画、诗词,无不以大自然为至尊至美。后人看待古人,总觉得祖先必然落后,认识肯定比今天肤浅,用“朴素”就算是最好的形容词了。老子也一度被视为保守、消极的象征。但如今我们身边已经没有了自然环境,也早已失去了虚静之心,又怎能判断古人不会得到更加高屋建瓴的感悟呢?西方在总结出热力学第二定律之后,又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疯狂的全球大试验,终于看到了不知常而妄作的后果;今天的地球物理学家们,在大量先进技术和事实的支撑下,终于也渐渐从另一个角度以敬畏、感动之心看到了一点老子眼中的自然,会不会太晚了呢?
  在这些文化的包裹下,中国的民族性格也貌似进取心不强。根据马克思的看法,中国的封建社会出奇的冗长。老百姓小富即安,能忍则忍,实在被官府逼急了才斗争一下,换一家人执政。在生活方面,由于先贤的理论对于自然世界的解释深刻而实用,所以我们并没有像西方人那样在不断TuiFan错误的过程中摸索前进。在科技方面,像圆周率、四大发明、地动仪这些领先世界数个世纪的成果也大多落脚于文化和娱乐之中,并没有改变人民对大自然的宏观理解,更不打算用这些东西来征服自然改造生活。所以,几千年,人口变化不大,自然风貌完好,像是可以世世代代生活下去的样子。
  如果用熵增加原理来解释,我们的文化所倡导的就是真正可持续的,合乎自然法则的低熵生活。可惜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一家,地球上还有一部分人,一门心思地从局部和细节出发,不断尝试,否定后再尝试,一点点地解释世界,让认识、生活、生产力越来越紧密地互动循环起来。在毫无“进取心”的郑和下西洋几百年之后,他们终于也驾船来到了我们的面前。尽管你内功深厚、道法自然,怎奈人家端着枪炮,毫不讲理。面对暴力,中国人民面临着痛苦的抉择,要么跟着人家学,要么被人家消灭。这是典型的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然而,此时的西方所带来的是一次经过滚雪球般放大的、最危险的一次尝试,他们的工业革命是要拽着全世界去验证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正确性。
  
中西的差异
  中西文化孰优孰劣,谁对世界的理解是正确的,这种讨论通常毫无建设性,因为大家认识世界的角度不同,几乎没有共同语言,其间的争论简直就像没有翻译的首脑会晤,各说各话。所以,只能等待某一边搬起石头砸向自己的脚。看上去近代的“落后”是中方先败了一成,但就发展趋势来看,最后的结果尚有转机。那么,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重大差异呢?由于双方都是博大精深,这确实不是个讨巧的话题,不过就表面来说,至少存在着以下一些不同的倾向:
  整体与局部
  中国人讲究一团和气、顾全大局,这是有渊源的。比如中医吧,它是不分科的,视人身为一个整体,牵一发动全身。而西医的眼中,我们则被拆成了若干标准化的小肉块,科目越分越细。再往大了看,我们的医学、武术、书画等等归根结底都是一家子,每个领域的高人站出来几乎都是一个做派,其天人合一的精神和思路是完全一样的。在这种文化笼罩下,中国人习惯于从大处着眼,在整体利益面前,细节的得失不会过分追究,而西方则为了伸张局部的正义不惜耗费全社会的精力。
  当然,在这一点上,我们常常会有某些个人为了服从大局而蒙受委屈。但另一方面,事实也不断证明,个体的片面追求往往就是整体的巨大损失。在生活中,所有的进步、升级、科研成果都是局部收获,而把这一个个小收获累积综合起来却是全球的危机和灾难。
  继承与TuiFan
  在我的物理课上,曾有同学惊呼:“亚里士多德怎么犯了这么多错误啊!”现在看看这位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哲人,的确是这种感觉。而我们不知为何拥有水平如此之高的祖先,老子、孔子比亚里士多德岁数还大,但他们的言论却先知先觉、深刻致远,至今只有学习和领会的份儿。而且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这些古训反而散发出越来越夺目的光彩,始终在教导我们要和自然和谐共处,所以我们有节制、尊重传统、懂得继承。
  所以,按照西方的思路,他们走到今天非常正常。熵增加原理虽然被视为“物理学中最深刻的戒律之一”,也早有科学家指出“进步是问题之母”,但他们尝试惯了,谁都不能阻挡他们继续为了TuiFan而试验,每一个局部的心得都要推而广之。由于自认落后,我们接受了这种新思路,从此大自然不再神圣,真正呵护人类的伟大文化也开始被视为阻碍科技进步的绊脚石。
  模糊与精确
  看看中西的菜谱,有一明显区别:中方的充斥着“少许”、“适量”这样的不准确词汇,而西方的则每一个配料都必须精确到克。中国的文化最讲究体悟、强调感觉,像太极、中医、古琴等等,徒弟都得跟着师父长期摸索、心领神会。这种模糊与精确的差异贯穿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就连最核心的汉语本身也是一个不精确的语言,最善于表达需要别人领悟一番的意思。
  把这种精确的意识再推进一步就是标准化,前面已经提及,标准化的学习是一大智商杀手,这趋势已在生活的各个角落愈演愈烈。所谓标准化,也就是凡事都要追求标准答案,这也就是局部出发,不断刨根问底,追求精确、追求绝对正确的思考路线。然而标准答案通常是有范围的,短暂的得失有可能和长远的利益相反,局部的对错也必须参考全局的需要。我们的古人早就说过:“物无非彼,物无非是。自彼则不见,自知则知之。” 再看看我们的太极图,黑白、阴阳固然客观存在,但精髓还在于强调两者的统一、互动和转化。
  可不要小看标准化的威力,它的能耐就在于可以大规模的普及和推广一些粗浅的东西,而那些需要结合实际、放眼全局、用心感悟的事情因为传播效率低下,必遭淘汰。学校里的标准化学习可以简化教学和考试过程,用弱智的电脑去高效地评价人脑。但其结果必定是知识流于表面、学习愈发刻板、智商不断下降。西方的标准化快餐厅开得全球到处都是,但咱不能眼红,中国文化里的那些东西,借助西方的批量模式去发展,往往是自废武功、精华散尽。推广了半天,太极拳变成了广播操、中医变成了伪西医、围棋变成了算术题。
  人性的束缚与张扬
  中国的古琴、围棋、书法、水墨画中所展现的大多是自然之美,而西方的艺术作品则着重于表达人的力量。天人合一可以说是中国人心中的一种宗教,在这种对大自然的敬重之下,人性似乎受到了某种约束。
  举个在中西文化中比较有可比性的东西吧。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有三点区别非常本质:一是中国象棋有楚河汉界,包括老将在内的若干棋子都只能固守本方;二是国际象棋中的小兵若能杀至对方底线,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威力最大的皇后;三是国际象棋中像小兵变后、王车易位等规则相对来说不自然的人为色彩较重。如果从国际象棋的角度总结一下这三条,那么一是人有自由、二是人有梦想、三是人定胜天。
  听上去都是好词儿,因为我们的大脑已经朝着崇洋媚外的方向进行了一个多世纪的改造,顺应自然的大宗教几乎烟消云散。我们认定欧美的今天就是我们的发展目标,认定他们对人性的片面呵护和追求是先进和文明的标志。实际上他们的张扬是以更多“后进”国家的束缚以及无数物种的惨痛付出为代价,他们的光鲜只是漫长历史长河中不可为继的一个瞬间。
  道理其实很简单,作为这个星球上的独大物种,如果人类不能自我约束,而是成天叫嚣着自由、梦想、人定胜天,那灾祸也就指日可待了。人们对自由和人性的片面追求是一个欲速则不达的过程,张扬和束缚可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追求自由、自我膨胀,让美国人走到哪儿都没有安全感;追求效率、开路造车,让我们越来越多地被困在路上;日新月异、科技进步让学不完的知识和技能成了一辈子的负担。这还没说到什么垃圾围城、全球暖化之类的大事呢。和经济理论的问题一样,最终我们会受限于那些有限的东西和不可撼动的自然法则。
  高熵与低熵
  从熵增加的角度,自然万物原有的运作配合是效率最高、熵增最少的方式,而人在其中越是追求高级、追求控制、追求一切为我所用,就越是会远离自然、失去依靠、制造越来越大的混乱。这其实是西方科学的解释,可惜以他们颠覆性的思路从来不把这些当回事,试验越做越大。再看看两千多年前老子的忠告:“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有这样伟大的前人是我们的幸福,也令人遗憾。这不是虚无缥缈的话,就算再执迷于所谓“科学依据”的人,看看热力学第二定律,也该信服了。
  还得说中医,它由于性命攸关,事关根深蒂固的生活方式,几乎成了中西方文化冲突的大焦点。除了整体和局部的区别之外,从熵出发,我们又有了一个新的、有共同语言的观察角度。中医是一门熵增加几乎为零的医学,它的诊断和治疗方法对病人以及环境没有任何附加伤害。而西医是一门高熵医学,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着眼一点不顾代价,单是诊断过程就已经在危及患者的身体健康。有体检习惯的人都知道一个常识,每年X光胸透不要超过两次,然而众所不周知的是,一次CT的辐射量竟是胸透的一百倍,以至于会有千分之二的人当场因此致癌。此外,各种一次性用品和医疗器械的生产大肆破坏环境,不计其数的化学药品最终都会进入水循环。也就是说,西医即便治好一个人的病,这个小局部的收获也是以全人类共同承担污染后果为代价的。
  
  总而言之,上述西方所占的每一条都大大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大大有利于他们这种价值观的传播。按照如今的眼光,他们的思路的确很有科研精神。他们不断地从局部出发,在设想、尝试、归纳、TuiFan的过程中一路走来,渐渐强化着人的力量,危险的试验越做越大,诠释着科研的献身精神。而我们瞻前顾后、顺其自然、“差不多得了”的做法却与之处处做对。在这种大气氛下,我们总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生活中的种种扭曲,却很难把周遭的一系列恶果归咎于他们所宣扬的前进方向。
日期:2010-03-19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