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弦蜚声——佩佩·罗梅罗上海音乐会  

  为了佩佩,这是我第二次专程来到上海了,一切超乎想象。
  上海音乐厅坐落在延安东路的繁花地段,但与北京音乐厅局促地被塞在街角不同,从外观上,上海音乐厅已经凸现了其尊贵脱俗的地位。虽然四周寸土寸金、高楼林立,她却在其中独享一片绿地和广场,建筑本身也内敛雅致,让人平静而充满向往,未闻乐声已怡情。四周的灯竿上间隔悬挂着大幅画布,提醒着5月份的两场主打音乐会——佩佩的六弦蜚声和法国爵士小提琴手迪迪埃·洛克乌德的绝世交融。
  下午四点多,刚从音乐厅工作人员手中拿到票,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老头刚钻出汽车,正与家人合影。无眯很有经验,主动帮他们拍照,继而我们也在匆忙之中赢得了与大师合影的机会。大师很自然地搂过我的肩膀,他突如其来的亲切反而让没见过世面的我在照片中显得很不自然。一切突然发生,又突然结束了,当他消失在音乐厅的16号门里,我才忽然意识到,我和我这辈子目前最大的偶像刚刚照了一张相。这感觉有点不真实,我需要回到闹市里走一走,才能重新进入期待音乐会的状态之中。
  音乐厅里,张文亮、赵长贵……多年不见的老友又因此聚到了一起。临开场时,我看到第三排的中部很空,就坐了过去,但上海音乐厅完美的声学效果,佩佩在吉他上极富张力的表达显然不仅仅是为近前的几个人准备的,当我下半场坐到第10排偏左的位置时,一切近乎完美。这一点点角度和距离的变化给我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感受,声音更加真实,视野更加完整。大师坐在空旷的舞台上,在千人的屏息之中,向我们表达着西班牙特有的细腻和血性,白发之中,承载着罗梅罗吉他王族大半个世纪的燃情岁月。
  音乐会毫无悬念的精彩,没有亲身经历,无法通过任何语言来感受。经过岁月的历练,佩佩在古典的风范和弗拉门哥的热情之中找到了完美的平衡点。在三次返场之后,在全场起立的掌声之中,大厅里的灯终于还是亮起来了。在场的一千多人,无疑都是最幸福的,我希望我所有认识的人都能够坐在这里,因为佩佩所表达出来的东西,我无力转达。散场后,很多人排队在音乐厅门口的大幅宣传照片旁拍照留念,这场面也是难得一见。
  接触吉他十多年了,几十场音乐会大致可将演奏家分为三类——一般演奏家、吉他大师(像威廉斯、罗素、费尔南德斯……)、以及佩佩 & 安吉尔·罗梅罗。前两类音乐会过后,我都会兴奋得拿起琴来,前者让我觉得差距不大,自己有的毛病人家似乎也不能幸免;后者则让我感受到了演奏的轻松,那些令人畏惧的大作似乎也可以弹得信手拈来。但对于最后这一类则完全相反,对于他们来说,乐谱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技术失误都已不再是需要关注的问题,他们的技艺并非练就,而是与生俱来,他们的吉他并非乐器,而是情感的延续,这样的音乐会只能让我严重地怀疑自己平时在吉他上的所作所为。
  将近两个小时的音乐会似乎并不比突如其来的合影时间更长,过后的不真实感则更加浓烈。这样的幸福稍纵即逝,可遇而不可求。失落吗?当然,甚至用厌世来形容都不算太过分。
日期:2007-05-21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