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教育体系可自备“防身术”  

  一直在说大局面的事情,人们总是不禁会说:“社会大环境如此,个体又能如何……”其实我确实没想周全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任何一个具体建议都难说普适性。如果没有发自内心的主见,接受各方建议仍然是一种盲从。
  
  昨晚借国际书展的机会,见到了AZ的好朋友,闻名已久的台湾出版人苏拾平先生。半年前,他已经看了我的《替死鬼》电子版,当时给出的评价就让我备感理解的温暖,此番当面交流,更是获益匪浅。其间,他用到了一个词我非常喜欢,就是“防身术”。这或许是家长们乃至每一个人可以在现代社会中可以有所追求的新趣味。
  
  从官方态度上讲,台湾和大陆有很大不同。台湾的教育部门是严格禁止学校里排名次的,但这态度其实在民心面前很是苍白,大部分家长都喜欢探听这件事。我在课上也有这样的体验,考完试,我通常会表扬三四个表现不错的同学,但课下,大人小孩都忍不住要围过来查看“更多详情”。这就是大局和个体的互动,其结果,台湾的局面和大陆并没有太本质的不同,对于个体来说,其实有必要去浪费时间,夸大某些政策的影响力。
  
  既然现在学校的体系和做法是现代工业文明催生下被动形成的,那就不必指望某天会看到特别令人惊喜的变化。但作为个体,我们需要知道几件事:
  
  ① 知识爆炸,要学的东西很多,但对一个人真正有用的并不多。
  ② 学过多少并不重要,最关键的是知道自己想学什么,并保持一种想学的热情。
  ③ 当所有人都疯狂重视学历的时候,更重要的就已经变成了别的东西。
  ④ 兴趣意味着专注、快乐和效率,但这种爱经常被现代人视为神经病。
  
  对于现代人,把孩子送进学校这个大工厂当然是一个默认选项,但这同样是一个枪林弹雨的地方。按照苏先生的说法,当周围大多数人都在打击孩子的兴趣、个性、求知欲,培养他们的功利心、竞争意识的时候,家长的任务就是“能挡住多少算多少”。当然,最好是教给孩子一套合用的防身术。考试是要应付的,我们可以明确目标,找到高效的方法。但学习和生活,另有意义。
  
  苏先生是一位对书充满感情的出版人,在他身上,随时可以看到这种兴趣的魅力和力量。就像他说的:“这年代,对竞争力这件事比较迟钝,反而会过得比较快乐。”
日期:2010-08-31    评论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