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之憾  

  一切发生得很突然,巧合太多,很有不真实感。
  
  周二AZ电话透露了锵锵对我的邀请,几分钟后,导播的电话就打来了。本以为还要面聊一次,没想到当即敲定周四下午录节目。半小时后,小蚊子来电称,书即将加印。
  
  其实这周我只有周四下午没课,而周三晚上,又神奇地收到了来自老丈人的Email,给我发来了有关于刘澎之哭诉的奥数新闻,这竟然又是周四的话题之一。当一切配合得刚刚好,我却总有一丝不详,莫名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淡定之中。
  
  周四我早早找到了凤凰会馆,溜达着又去缅怀了一下曾经熟悉的“倒座庙一号”。一路走着,似乎格外珍惜见到他们之前的时间。我了解自己的性格,此时我不受控地按捺着兴奋,比起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时候更加平静。我明确地知道,节目录完,无论如何,我也会非常失落和遗憾。
  
  一进楼,就看到了眼熟的美女主播,不过这两年也不怎么看凤凰了,名字叫不上来。
  
  窦文涛的声音远比我想像得厚重,播音员的确也是术业有专攻。他和孟广美这一下午要录五六期节目,我是第二个嘉宾。
  
  我略有些不自在,找不到聊天的感觉,似乎是刻意的平静过了头,完全没有思路。录节目前实在应该和窦文涛多沟通几句,他们对这个话题还有我都很陌生。
  
  进了演播室,我没有想象中紧张,但智商肯定下降了一半以上。不出所料,事后,我沉浸在一种强烈的懊恼之中。
  
  关于奥数,我给他俩介绍得实在不好,几乎没能让他们聊起这个话题。我似乎急于显示,我能够抗得住这次旱地拔葱式的考验,自然正常地表达观点。但实际上我很不正常,似乎说了不少傻大空的话。
  
  关于虎妈,其实我事先想好了一个观点,当时竟然忘了。少则得、多则惑,在这个眼球不够用的纷乱年代,在某人的强迫下专注于少数几件事情,如果处理得好,的确有可能产生很好的效果。
  
  其实最关键的是,人家是想听我讲故事的,并不是谈观点。
  
  节目录的时间比实际播的时间还短,他们的效率还真是高。音乐响起,一切突然结束,几秒过后,大家已经都围到了马未都及其宝贝的身旁……
日期:2011-01-28    评论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