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的新趣向——妄谈棋书与棋TV  

  (删节版刊载于《围棋天地》2013年第17期)
  
  我的爱棋经历算不上典型。
  也许是年龄略小,聂旋风对我的督促不大。家庭氛围也不浓厚,我和姐姐甚至抱着对规则的重大误解下过一盘令人啼笑皆非的围棋。姥爷据说是个高手,只可惜不住在一起,对我基本没有产生影响力。
  但不知为什么,电视上的讲棋节目我总是看得津津有味。注意,是所有讲棋节目,也包括我从未实战过的国际象棋,以及在零星实战中从未赢过的中国象棋。也许是因为交叉点比较多,围棋节目大大多于其他棋种。所以,说句实在话,我是看着程晓流和王元长大的。
  读研期间,借助刚刚兴起的网络对弈平台,我在既普及又冷僻的五子棋领域取得了一点点突破。不管怎样,也算是拍过棋钟,下过瑞士积分赛了。这五子棋的对弈场面,在形式上和围棋的相似度实在是太高,终于促使我在围棋方面也有了真正的实战。
  又过了几年,弈坛春秋和天元围棋的轮番轰炸让我对讲棋节目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世事浮躁,我突然迷上了纯朴年代的围棋书。经过一年的地摊儿大扫荡,书架焕然一旧,开本趋于一致,弥漫着六超时代的清香……
  
  时点推至眼前,围棋界刚有几件事情发生:一是梦百合三代棋手齐发力,将日韩高手挡在了前八之外;二是六旬老“野草”徐奉洙九段三天豪取五连胜,横扫若干中年男子和年轻女子;三是围棋TV悄然上线,专业棋士又为我们新鲜烹制了一道大餐。看似毫不搭界,但这些事还是被我发散的大脑揉搓在了一起。
  世界大赛八强尽揽,振奋派和乏味派之间如期开始了论战。心情嘛,本来就是各说各有理的事儿,没什么对错之分。不过我们产生成绩的方式确是不太健康,光鲜诱惑下的巨大基数和独木桥前的殊死搏斗,掩盖了这个文化项目应有的感染力和渗透力。如今,伴随着竞技目标的强势兑现,围棋工作者们会不会一下子失去了行棋的线索?就在这时,白发苍苍的徐老克星冷不丁杀了一个回马枪。
  我对徐九段一直特别关注,好感源自弈坛春秋频道无数次滚动播出的《棋魂》节目。我甚至觉得,后六超时代三国棋风和战绩上的起承转合很大程度上是徐奉洙这只蝴蝶煽动出来的效应。尽管他对韩国另外三大天王的战绩均处下风,也无论他下的棋是否符合传统的审美情趣,他的人生都演绎出了一种对围棋发自本心、令人感动的挚爱。虽然精心培育可以造就美丽的花朵,但野草身上的生态价值无疑要大得多。现在的中国围棋,正需要在道场之外,在各个年龄段,让这样的野草大肆蔓延。
  而围棋TV的出现恰逢其时,在这个时点之前,充满预见性的筹备者们应该已经忙碌了很久。在此,我作为一个水平不高,且完全是被TV领进门的野生爱好者,在感激之余很想借此机会冒昧参与一下节目的策划。
  
  思路之一要感谢棋书们的各种提醒。
  从功能的角度,棋书的长项主要有两个:资料存档和专题教学。而TV,无论是传统TV还是网络TV,要入界棋书的这两个长项领域都是勉为其难。如果一个棋手想把自己的十大名局流传后世,写成书比录成节目要完整、高效、可控得多,也便于后人查阅。如果一个人想学点什么,看电视讲座也应是万般无奈下的最后选择,这是一种深度、进度均不可控,且没有半点参与感的超被动学习。所以,TV工作者可以更放松一点。我们既不是在挽救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无需承担起学校、道场的教学任务。
  放松下来,事情就好办多了。毕竟,棋书的弱点十分明显,若没有其他活人和媒体的煽动,它很难把一个对围棋不置可否的人领进门来。因此,我以为TV节目主要的努力方向就是实实在在地挖掘参与感和娱乐性。第一步,先把对象设想好,他们远不是专业棋手。
  在我的围棋书架上,有少数品种属于每遇必买的馈赠佳品,加藤九段的《围棋攻防技巧》便是其中之一。在这本1986年出版的书里,加藤正夫设计了一个三人聊天的场面。导师自然是他自己,另有两个水平和风格差异颇大的学生:5级保守派和初段好战派。在这本书里,三个人一起激烈探讨了近百个实战局面和死活常型。
  无独有偶,武宫正树九段同一时期在他的《围棋初段简明教程》中,也搬来了一个捧哏的。在该书最后的“实战篇”之前,他写道:“专业棋手的棋看不懂”之类的话不要说,把它看做是基础篇、应用篇的总结来慢慢地看吧……配合我解说的是A君,A君是一级水平,他代表大家不断地提出大家想问的问题。
  加藤、武宫对我而言,就好比大山上的神仙,但是人家不嫌弃,主动派出联络员伸出援手,让我一下子觉得前路不再那么漫漫兮凶险。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所设计的学员层次:5级到初段之间,TV节目的主要受众水平应该不会比棋书更高吧。中国人好面子,容易自卑,凡事总害怕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实际上,这种水平也许是道场里的后进生,却已是野草中的真爱,人数多,也是最需要团结的中坚力量。
  当然,节目自有层次之分,但我觉得即便是最高端的名局自战解说,搭伴的水平也以网络4~5d为宜,当然口才和品位不能妥协。在我看来,这是韩国的《棋魂》节目和中国的类似节目之间最本质的区别。职业棋手之间的对谈是封闭在一个层次里的,看似是在聊天,实际是单向的宣讲。在他们之间,我相信无言的棋谱已经是一种充分的表达。面对大众,高手需要一个站在半山腰的人把思想传递出来。
  
  思路之二来自围棋的特点和TV的特点。
  不同于其他棋种,围棋的奔放自由还体现在棋盘和棋份上。将主体受众设计为5级到初段,绝不意味着要充满教学色彩地录制一批专题讲座。现在可不是那个全家人守着一块屏幕,而屏幕里只有三个电视台的时代了。
  超级神机“更深的蓝”上个世纪就已经击败了国际象棋的人类翘楚,但直到今天,电脑在围棋领域仍徘徊在九路盘前。这充分说明,即便只用四分之一个棋盘,围棋的复杂度就已经相当之高,不仅是对死活、定型、形势判断的极好锻炼,更贴合于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此外,我们很多业余低段棋手都没怎么见过世面,完全无法想象黑压压的九连星也可以被高手一口口蚕食殆尽。所以,我非常期待看到九路棋和让子棋的“转播”,并伴以专业人士的点评。
  如今,各种真人秀形式的比赛充斥银屏。看来,经过TV工作者近百年的摸索,他们已经找到了煽动气氛、吸引眼球的最佳方式。我觉得这种方式完全可以很有品味地与围棋相结合,pk有很多玩儿法,并不一定是真正的对弈。
  在之前提及的第二本棋书中,武宫老师专门介绍了一种提高水平的有效方法,即不假思索地打谱。“把一盘一般的棋摆完,初级者大约需要一小时,中级者大概花二三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就能摆完一盘棋,那就是出色的有段者了。”我觉得这样的打谱速度对抗赛一定非常有意思,通过抽签,两个人拿到同样的一张棋谱,然后一声令下,两个顶镜头同时直播。在这个过程里,观众和亲友团的大脑一定在高度紧张地思考着“下一手”的问题。
  而解题大赛,也会比一言堂式的拖沓讲解更能调动观众积极性。按照我的初步设计,棋盘上可以摆一个类似打桥牌用的四区挡板,摆好四道题后选手就座。每道题只摆一手落子计时,做完旋转棋盘,最后统计每个人解四道题所用的总时间。为了避免撞大运者成功晋级,四个人最后还可以对四道题进行抽签讲解。
  
  在天元围棋频道里,我最喜欢看的是刘帆四段的《摆谱》节目。可惜这个节目实在太短,每盘棋都摆得很仓促,也许编导不想在业余棋上浪费太多时间吧。但在这个节目里,我看到了我熟悉的那种俗招如何被高手轻易破解,我也知道了在职业棋手敏锐的目光下我们一盘棋会错过多少次一击制胜的机会。这个节目也许不会一下子提高我的水平,但它给我打开了一片天空。要知道这不是古力、李世石们一直翱翔着的天空,而是原本就存在于我头顶上的天空,
  《摆谱》还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围棋盘上的很多招法都没有对错之分,即便是高手们斩钉截铁地认定“只此一手”的时候。招法是否适用是隶属于能力水平的,古力的败着很可能会是我致胜的妙手,因为我的敌人不可能抓住这几十步之外的破绽。而我有的时候也能猜出李世石精妙的下一步,但随后的一套组合瞎拳却很有可能先置自己于死地。所以,交流重在过程,而不一定需要明确的结果。野草的蔓延需要环境、需要营养,不必束缚。
  围棋是个伟大的东西,在日常生活之外,她奇迹般地创造了一种高强度、多元化的交流方式,而这种交流又可以以多种形式存在于不同性格、不同水平的人之间。在竞技层面,经过几代棋手励精图治,该证明的我们都已经证明了,现在是该让围棋给更多人带去滋养和喜悦的时候了。气氛有了,该来的会来,该学的也会去学。
  祝围棋TV大有作为。
日期:2013-08-2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