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你到底想要什么?  

  
  题为《裁判,你到底在想什么?》,但这本书并不意在讲述足球裁判群体中不为人知的内幕,而是以小裁判的内心世界为切入点,力图挖掘足球的核心价值,进而探讨周遭种种弊病的根源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案。从某种意义上说,作者将一般人眼中的足球问题映射成为了一个社会问题加以分析,也因此,和分析中国大多数社会问题一样,在书中经过层层递进的追问,触碰到了中国足球所植根的中国文化。
  当然,东西方文化差异是个太大的话题,权且管中窥豹试举一例——国人处事总讲究“和稀泥”,什么事都商量着来,而我们眼中的西方人,往往带着一丝不苟、非黑即白的标签。不知怎地,近百年来这“中庸”和劣根性、贫穷落后画上了等号,而“精确”、“严谨”则成了先进、发达的代名词。于是,在追逐的道路上,越来越多的国人、尤其是饱受(西方)高等教育从而逐渐掌握社会话语权的人群,思维方式中会不自觉地出现对“客观真理”的盲从,和对“标准化”的追捧。
  咏鹏
  
  那么,足球场上是否存在终极的客观事实和客观标准?作者以一名裁判的身份苦口婆心地告诉我们:“臣妾做不到啊~”而且——继续打破被盲从的神话——人所不能及者,器物亦不及也。
  其实,有着上千年科研经验的洋人并不是不懂得探索的极限,于是早早祭出“程序正义”、“尊重契约”的砝码,悬挂在天平的另一端——当事实穿向没有脚印的土壤、“实质正义”旷远渺茫,经契约达成的纠纷解决程序同样可使正义得到伸张。这段看似艰深的话放在足球场上很是简单:“经裁判员认定的事实”就是“客观事实”,值得无条件尊重;而这种对正当程序的恪守,才是我们眼中刻板的西方人所执意追求的价值。
  继而,在西方人所制订的足球规则中,至少从应然层面,足球裁判是法律和正当程序的化身;可在中国球迷眼中,为何每个裁判都长得像黑哨?裁判的每一声哨响都被推定为恣意决断而不是依法裁决,这会不会是基于我们骨子里的人治基因呢?
  咏鹏
  
  人治,伴随着我天朝泱泱大国几千年的社会运作方式,本身并不是什么值得唾弃的东西——就像“中国式过马路”一样,我们甚至可以饱含人文情怀地说,这种高效低熵的行为方式体现着中华民族的智慧。但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橘生淮南则为橘,生淮北则为枳”,对于足球这一承载着上述西方文化精神和底蕴的舶来品,如果自作聪明地搞“中国特色”,那么几乎永远都只能处在世界舞台的边缘。
  不知多年的挫折能否让我们意识到,足球舞台的“入世协议”中,最基础而核心的条款就是“按足球规律办事”,包括但不限于依法治球、提高规则意识、尊重裁判、更加专注于足球本身等等等等——这可几乎意味着在足球相关领域内对西方文化的全盘接受(而不是批判性继承)。这真的是我们愿意且有能力付出的努力和代价吗?诚然,如今的中国职业足球,已经在二十年依葫芦画瓢的摸索过程中逐渐走向形式上的“西方化”、“现代化”,但从书中大量案例反观真正能够体现一国足球文化的低级别联赛、草根联赛、校园联赛以及普通球迷的价值取向,契约精神尚未深入人心,法治建设依然任重道远……
  一方面,“走向世界”的口号几乎贯穿着几代球迷的足球记忆;可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的文化体系对移植的外来文化产生强烈的排异反应,那我们是否还要悲壮地坚持治疗?当今社会高度统一的三观已经几乎可以“压垮一代人”,所幸我们喜爱的足球有条件出淤泥而不染——它的玩法足够多元,书中描绘的老祖宗蹴鞠取乐的场景,也未尝不是一种归宿。
  咏鹏
  
  是亦步亦趋地追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现代足球、还是自娱自乐地回到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古典蹴鞠,不同的选择附带着全然不同的代价,也昭示着截然相反的前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不经意地为这个选择投票——关于足球,你到底想要什么?
  
  -------------------------------
  感谢王亚新老师、易延友老师、张建伟老师、高鸿钧老师、高其才老师。(小明)
日期:2014-06-11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