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失误,应该界定于裁判生理极限之外  

  田径场上,你是否会质问博尔特为什么百米没有跑进8秒?或者因为索托马约尔没有一跃飞过3米而斥之为笨蛋?但这就是足球场上人们对裁判,尤其是助理裁判的要求,要知道人是有生理极限的。
  本赛季国安主场两次遭遇鲁能,都出现了越位方面的进球误判,双方各获利一次,也各自对助理裁判施以了并不人道的指责。四月份,国安有队员赛后要砸裁判休息室;而昨天,鲁能主帅在看过慢动作之后隔着八十米冲人家比划来比划去,一班属下更是让边裁半场就遭遇阻击。
  从技术层面,这两次越位判断的失误虽事关重大,误差却可谓在人类的生理极限范畴之内,在五大联赛乃至世界杯上,几乎每场都有,只不过大部分没造成进球而已。未经训练的人,即便是两个相同的标准几何体横向相隔50米静态置于球场上,判断哪个离底线更近都难以精确到分米量级,何况是反向移动的大活人,并定格所谓传球的一瞬间呢?
  其中四月份那个球,我认为甚至应该对当值助理裁判进行一些精神层面的褒奖。越位幅度甚小(大概只有一条后腿)、很容易造成失误的远端高速回拿、与传球人之间四五个遮挡,此球怎么看都属于FIFA所言“拿不准”的情况,而拿不准就不要判,鼓励进攻就这意思。当值助理裁判敢于在绿油油的国安主场秉持这一信念,我作为同行简直心生感动。
  而昨天,国际助理其实也展现了自己的水平。右边路的第一次传球能够判对已经相当不易,而且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他提前预判率先启动,使得紧接着第二次判断越位的时候自己仍然没有失位,这一点其实很难做到。只不过,大概是接连两次“拿不准”让他有点心虚,“总有一次越位了吧?”,中国裁判还是有点顾虑太多。
  所以在越位这事儿上,划线圈定的对错是一方面,误差是否在相应级别的助理裁判的生理极限范围内又是另一回事。由于他们就是专心干这个的,这种生理极限一定比球员或观众的判断误差来得小。而只要满足这个条件,此刻他的判罚对于球队的影响就是整场比赛若干运气成分的一部分,球员教练应该懂得完全接受下来才无损自己的战斗力。
  《竞赛规则》并不是高科技条件下的产物,很多规则带有“裁判员认为”的主观判断,比如“草率”、“鲁莽”,再比如“明显得分机会”。而像越位、进球(如果不使用门线技术的话)判断,看上去丁是丁卯是卯,其实在人治环境下也暗含着“明显”二字,无论参赛还是观赛都应该了解这一点。定格画面并不足以构成指责的理由,这两场比赛国安和鲁能对助理裁判的态度,实非人道。慢动作之后,鲁能教练不顾自己的本职工作不断隔空理论,是想说明什么呢?难道是希望裁判知错后赶紧放他们一个越位球以弥补过失?
  设身处地想想昨天的第二助理裁判,在冲突中对主裁判有正确的协助,中场遭到围攻后下半场还能正常发挥水平,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FIFA级别了,值得学习。中国裁判的确是顾虑多,显得心理素质差,但这也是成长和工作环境造就的积劳成疾。他们总想微笑着安抚情绪,但不该强颜欢笑的时候,还不如干脆硬朗一点。
  个人觉得,本场比赛还是有一些瑕疵应该避免。比如上半场的冲突事件持续超过4分半,而之后朴成受伤又耽误1分钟,只补时3分钟有点说不过去。而第54分钟朴成在左后边线附近被汪强铲倒,实在应该补出黄牌。当然,最大的问题还是半场的围攻,以及开场默哀时某些国安球迷的表现,但愿官方能有追加处罚。
日期:2014-08-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