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美国围棋大会  

  
  其实,直到飞机降落美国,我都还不知道自己竟会有幸参与这样一次愉快的活动。
  我此行的目的原本只是要做美国杯青少年足球赛的裁判。由于初来乍到并不十分自信,行程上也没有做额外的安排。直至赛中休息日,当我在网上搜索本人其他兴趣点时,才赫然得知第31届美国围棋大会也即将在本地举行。
  经过2天的纠结,我决定付出不菲的改签、吃住、报名和迟到报名费用,抛下一切琐事,继续滞留转战围棋。虽然爱棋多年,但参与大型围棋活动,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在围棋的故乡,满眼不是高手就是棋童,适合我这种成人业1参与的活动属实不多。
  
  志愿者
  由于日程宽裕,我报名了围棋大会的志愿者,提前2天入住了大会主办地——位于圣保罗的圣•托马斯大学。
  
  (圣·托马斯大学学生中心)
  
  (圣·托马斯大学校记录榜)
  大会定于8月1日(六)正式报到,当晚活动开始。我原以为举办地提前好几天就得旌旗招展,到处非黑即白,没想到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很多在暑期留守学校的学生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有这回事,让我几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周五一早,依据志愿者主管的邮件指示,我骑车半小时抵达了一个仓储中心。在这里,终于遇到了第一批属于围棋大会的人。这七八个来干活儿的志愿者,基本上都是当地围棋协会的会员。其中有一个叫迈克的青年曾在沈阳留学,并由此接触到围棋。时隔三年,他又得到了开口说汉语的机会。
  所有大会要用到的棋具、资料都堆放在一个只有三四平米的储物间里。它们是一年前,从上届围棋大会的举办地纽约运过来的。由于美国围棋人口有限,这些东西基本上一年开包一次,一个星期之后,它们又将被装箱发往下一个东道主波士顿。
  
  我们的任务是要把这一屋子东西运到圣•托马斯大学学生中心大会主对局大厅……的隔壁,因为主办方从周六当天开始才能够获得使用该大厅的权限。分工在很安静的情况下自然形成,效率颇高。中午前后,小卡车抵达学生中心,更多的志愿者陆续参与了进来。显然,这些人中很多并不互相认识,大家身上也没有指定的制服和红袖箍,但工作就这样默默的铺展,似乎谁也不担心这些东西会被闲杂人等搬走一箱。
  
  (我负责在对弈大厅摆棋盘)
  这志愿者,那可真是纯纯的,当了一天蓝领,连午饭都没落上白吃一顿。提前入住,自然也要照章加钱。有些不近人情是不是?可是,所谓“真爱”、“规则”、“助人为乐”,不就是应该这样吗?
  
  技术
  先进的科技是美国的形象之一,但相比于国内在很多方面的刻意创新,更让人感到舒适的却是他们守旧的一面。不管是美国杯足球赛还是美国围棋大会,手机几乎是一个于工作毫无用处的东西。
  由于我提前到会,学生宿舍的管理员并不知情,她说跟我联系的大会主管布鲁斯先生刚刚离开。我琢磨着,那就给他打个电话呗?不,管理员进里屋去给他发电子邮件了,因为布鲁斯先生不怎么用手机。这个事情给我带来的结果就是在大厅舒适的座位上安安静静看了两个半小时的书,没什么不好是不是?而且,谁让我不按照大会指定的时间地点报到,给人家添了麻烦呢。
  虽然有些环节使用手机看似很方便,但电子邮件是一种安静、正式、且对别人干扰很小的沟通方式,在更多的时候,这样的东西反而促进了效率和规则的实现。
  
  (US Open每天的对阵表)
  另外,整个大会期间,比赛对阵、讲座日程、指导棋报名、郊游报名……都是采用在桌子上摆放纸制表格的方式进行着,自己看自己填,没有人到处张罗。在一种融洽的合作氛围之下,一切安安静静心领神会。当然,这些纸并不是随便画出来的,他们的合理性来自办公室那些电脑里的核心数据系统。技术要用在刀刃上,真正的信息化不应该给每个人带来麻烦,也不应该给参与者设置装备、技术上的门槛。
  
  (日程表)
  
  “身份证”
  报到时,每个人都会领到一个挂牌,需每日佩戴。上列三个信息:段级位、姓名、国籍。其中段级位字体最大,正常人5米可辨;姓名其次,2米有效。
  大会其间,有位与我年龄相仿的同胞跟我聊及此事:不太好吧,这不是明晃晃地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吗?
  好像是有这么点意思,不过他若不说,我还真没往那边想。
  一来,在那边人人平等的感觉甚是浓烈。无论售货员、球员、驾驶员、全副武装高大威猛的公务员、还是本来就认识你的各种人员,他们和你打招呼的方式几无区别。围棋技艺上的差别客观存在,但并不关乎为人的价值。人来人往,6P、3D、20K……,言谈举止,完全没有仰视鄙视之分。只要你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总想着要打肿脸充胖子,一切真的很自然。
  另外,挂牌确有实用价值,每天大量进行的友谊对局当然需要找到水平相近的对手,并且结交新的朋友,而围棋大会上的多项官方赛事也都是自助或半自助进行的。
  
  (自由约战)
  开幕式结束后,9×9小盘大赛随即展开。想参加的人按挂牌从高到低一字排开,项目负责人手动操作,六人切为一组。每组当晚进行一个循环赛,决出1名小组优胜者。由于我平日也进行一些启蒙教学工作,对9路盘的作战规模算是比较熟悉,是日4胜1负幸运出线。但后续的比赛如何进行,却让我一度颇为困惑,因为日程表上再无此项赛事。
  第二天,对局大厅外面的桌子上多了一张纸,是9路锦标赛淘汰赛阶段的演进图。16强的姓名对阵已经填好,但对手需要自己寻找、对局时间自行约定、对局结果自助填写。当然,每轮比赛都有一个截止日期,逾期没有结果则双双被淘汰。可以想见,如果没有挂牌,这件事进行下去将是多么艰难。
  此后,第二天晚上的13×13锦标赛,第三天晚上的超快棋闪电赛等等,也都是以类似的方式展开的。
  
  (随处可见的对弈者)
  但这还不是最自由散漫的。大会第三天,一位脖挂1K名牌的美国大汉找我约战。我一开始以为只是友谊,后经其指示,才注意到大会手册中有一项被称作“Self-Paired Tournament”的赛事,纯粹的自由赛。自选时间、地点、人物,只要你愿意,可以下任意多盘(和同一对手最多3盘)。最终,居然也会被记录等级分,并决出冠军和其他一些奖项。
  
  Komi
  由于历史原因,朗读英文版的围棋资料会念出很多日语,其中Komi是贴目的意思。美国围棋协会有一套已运行多年的贴目规则,大大调动了各级别选手的积极性。
  段级位差距 让子 贴目
  0.0~0.5  0  7.5目
  0.6~1.5  0  0.5目
  1.6~2.5  2  0.5目
  2.6~3.5  3  0.5目
  3.6~4.5  4  0.5目
  4.6~5.5  5  0.5目
  5.6~6.5  6  0.5目
  6.6~7.5  7  0.5目
  7.6~8.5  8  0.5目
  8.6以上  9  0.5目
  (注:美国的段级位是带小数的,不断升降调整)
  根据大会手册,除了9路、13路比赛的规则略有不同,其他所有比赛都要在这样的框架下进行,包括严格采用瑞士积分制的美国公开赛和自由散漫的自助赛。因此,几乎每一盘棋对双方都是硬仗。
  
  (9路盘大赛当晚)
  在9路盘的八强战中,虽然我的对手是一位业余高段,但我的自信就来自于他执白倒贴5目半的巨大压力。经过一路谨慎小心、稳扎稳打,我如愿保持着盘面领先。但高手也有高手的杀手锏,在棋钟的无情催促下,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最复杂的变化。最终,我没有经受住最后的一次考验,原形毕露败下阵来。
  
  老人
  围棋大会上参加者的年龄分布,比较符合业内常识。中国以小孩居多,日本以老人居多。美国人约占总数的3/4,没有太小的,从大学生往上,年龄段分布比较均匀。
  虽说棋童意味着竞技层面的朝气和希望,但在成人、尤其是老人身上,我更能体会到一种挚爱对于人生的价值。
  
  (丰云九段给爱好者复盘)
  比赛间隙,我和一位日本老太太有过简单的交谈。她今年68岁,挂着6K的牌子,已经是连续第26年参加美国围棋大会。这是她每年的固定活动,也是她和十几位日本老人一年一度的聚会。她笑着说,未来能够参与的次数很有限了,她非常珍惜和享受每一盘棋。
  在上了年纪的参赛者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尤其是美国的本土爱好者,总共31届,仅失约5届以内的比比皆是。据说每年美国围棋大会都有一半的参加者是常客,另一半是新人。有一半明白人和老朋友在,怪不得各种事情都运行得这么顺畅。
  大会期间,我认识了好几个中国小选手的家长,其中有些人自己显然是会下棋也喜欢下棋的,但却只是报名为“监护人”。问及原因,他们自己也颇为遗憾:“我也就是3、4K的水平,早知这里是这样的情况,我就报名参赛了。国内的活动基本上都是小孩在比拼,而且气氛相当紧张,直接竞争对手之间连话都不会多说……”
  
  形象
  中国是围棋的故乡,但客观来说,文化传播方面的贡献确实不及日韩。大的方针政策我无力拆解,细节上,确是多有需提高之处。
  类似的这种围棋大会,我觉得其定位还是在成人上,真爱和自律是两大关键字。如果孩子对围棋的兴趣尚需大力督促,如果他们还无力控制自己的音量和举止,那还是再闭门修炼一阵吧。
  某日下午,我报名参加了一次6对1的指导棋。我的邻座是一位小朋友,对局开始不久他就忍不住站了起来,并将椅子推撞到我这边。且不提车轮指导战中的一些细腻礼仪,他甚至全程抓着棋子叮咣叮咣从未安静,并且多次挪动棋盘上的棋子。家长似乎也没觉得有太大不妥,仅在非常过分时,提醒两句。
  
  (多面打指导棋)
  倒数第二天,经与组委会申请,我有幸在高手们参加的大师赛上担任了一次直播记谱员。当晚,邻桌有一位中国的7D小高手,看上去约十二三岁,他的对手是一位来自中国台湾的半白长者。大概是因为思路过于敏捷,这位年轻高手也是几乎全程站姿,甚至有时落子也是单膝跪座,一副指导者的模样。落子之后,便摇晃着身子四处游走,各桌观瞧。
  
  (网络直播大师赛)
  由于外国棋手基本都是成人,所以报名为“监护人”的基本都是国人。其中行为不当者虽不算多,但怎奈好事不出门,坏事太扎眼。
  最后一天,我去参加一位日本职业棋手的讲座。由于当日讲座不多,开始时,教室已经基本坐满。由于那间教室没有坡度,为了避免自己太碍眼,第一排最中间的至尊座位反而空着两个。而第一排之前,甚至有人为了不影响别人而坐在地上。这时,一对母子走了进来,径直坐了过去。这位妈妈身材修长,坐姿挺拔,一落座,大片观众顿时开始寻找新的观察角度。这还不算完,由于儿子不太老实,经常出去,这位敬业的妈妈很快又掏出一个比脑袋还大的Pad,旁若无人地置于自己的头侧开始拍摄,并将这个姿态顽强地坚持了一个多小时。
  
  (极具亲和力的星川航洋三段)
  再冒昧提下职业棋手。几天下来,当你有什么问题,或者想找人给自己的对局做个简单复盘,很多爱好者都会自然而然地去找那些日韩高手,哪怕双方的共同语言只是几个零星的英语单词。水平当然不是要点,亲和力上的差别十分明显。国人似乎不知不觉中就会形成阶层的划分,不知是他们的大师风范,还是有意无意间流露出的轻蔑,让你选择了敬而远之。
  
  棋诀附会
  大会期间,我认识了一位移民美国的校友,他这些年一直在美国的中小学地进行着围棋的普及工作。在鲜有家长、老师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可以想见这项工作有多么艰辛。当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多给大学生讲讲围棋的时候,他的想法是:大学生已成人,学围棋是不是太晚了一些?经细聊,这“太晚”包含了三个方面的担心:礼仪启蒙、数学启蒙、以及未来成为职业高手的可能性。
  对此,我深不以为然。自从决定参加围棋大会,我跟不下十个美国人聊到过围棋,其中除了一位老人之外,其他都从未听说过这个东西。但当我说到,这是一个历史极其悠久、规则极其简单、而至今电脑都搞不定人脑的游戏时,他们无一例外地瞪大了眼睛,表示很有兴趣。而我提到的这些兴趣点,基本上应该只对成人有效吧?
  从这一点上,到欧美勉力抓娃娃,是不是违背了“势孤取和、不得贪胜”的古训?
  此外,国人一向不缺想成大事者:培养职业高手、改变思维习惯、抢夺已经被日文占领的术语词汇表、统一各路规则……但正如下棋,事之大小,判断是最重要也最难的。如果我们的根本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围棋、喜欢围棋,那么以上这些攻坚战役即便奋力拿下,是否真的有助于最终目的的达成?
  
  (地毯为盘,盘子做子)
  
  (蜂窝棋盘)
  一个国家有多少职业高手,正常情况下这应该是在爱好者基数之上自然产生的。三国擂台,的确有点曲高和寡、孤单寂寞,但人家没有善于旱地拔葱的举国体制,也没有慌不择路的忧心家长,高手们是不是应该注意“入界宜缓、动须相应”呢?
  
  (英文版的围棋书)
  由此说来,“舍小就大”也是关键字。这里的小和大可以指小孩和大人,也可以指一小撮高手和广大爱好者。也许以职业棋手的眼光,我等低段业余爱好者对围棋魅力的感知连毛都还没蹭到。但是,如果一个6k水平的人,可以26年如一日不远万里每年跑去参加一个围棋活动,那么围棋之于她的生命,还需要奢望更多吗?对那一小撮高手来说,他们的围棋人生已经开始;至于“适龄”的娃娃,还是寄望于广大爱好者们的下一代吧。
  
  (聚在一起唱歌换换脑子)
  
  (最后的晚餐,夺过美女侍者的盘子)
  最后,中国文化的魅力要靠有魅力的人去展现。“攻彼顾我”、人如其棋,来自围棋故乡的代言者,应该是有容、有趣、有涵养的。否则,各种意愿,或大或小,都将难以实现。
  
日期:2015-09-2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