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记忆  

  6月7日终于来了,全国人民都被媒体搞得紧张兮兮的,教育、交通、医疗……各职能部门也是如临大敌。现在的考生真可怜,媒体的炒作、交通的拥堵、再加上门口黑压压的一片蹲守家长,如果换作当年的我,不知是否还能保持平常心。
  小时候,每年暑假妈妈都要参与高考数学判卷,所以这事情对我来说一直也没什么神秘感,只记得一旦有判卷任务,妈妈总能用军用水壶带来一壶好喝得不得了的汽水。
  1994年的7月,一切都很自然。考场在101中学,距离清华西门大概两站地吧。同学们大多是自行骑车前往,如果身边跟了家长,恐怕自己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大家有说有笑地来,有说有笑的走,不给家长添麻烦,不给交通添堵,也有利于自己的心态。要说紧张气氛,当然也不是没有,不过充其量是那些喜欢对题的同学遭到了一些排斥而已。
  前两天的情况印象不是太深了,语文的分数一向很有悬念,作文比例那么大,还得看判卷人的理念;化学、英语中规中矩,一切正常;数学好像有点砸锅,连续几道大题都没能顺利搞定,心里还真是有点发毛,好在大家感觉都差不多,考完也就算了。
  最后一天的物理是我的长项,不必担心会与不会,考试过程只需记住细致即可。题目似乎非常简单,时间刚过一半,已经来到了最后一道大题。一般来说,物理的最后一道题是会有点挑战性的,可这一次连这道题都相当浅显。这是一道有关电子在磁场里改变运动方向的题目,其核心就是计算在场强一定的情况下,要让电子在一个圆形磁场中转向90度,磁场的面积最小是多大,实际上就是如何充分利用一个圆形磁场。我在那一刹那犯了致命的错误,我想当然的认为只要电子的运动轨迹通过圆心就可以充分利用这个圆形磁场。按照这个思路,题目很快做完了,我平静了一下心情,从头开始再做一遍。复查的过程检查出了四个错误,查到最后一题,已近交卷时间,我此时信心满满,认定面前就是一份150分的满分之作。然而这种心情只持续到了车棚,我在取自行车时,忽然意识到一个电子应该是从直径的一头进去,另一头出来才是最充分地利用了这个圆形的面积。当时的沮丧之情难以言表,整个高中的各次大考中均未能拿到满分,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个科目、又以一个√2的差距栽在了最后一道题上。那年的物理题的确是太容易了,同桌一模只拿到76分,只有我的4/7,这次也砍下了137分,这对于以此为最强项的我来说十分不利,最后,看上去还挺光鲜的143分一直被我认定为终身遗憾,好在这7分可能并没有影响到我的人生轨迹。
日期:2007-06-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