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教师  

  从11月24日到12月1日,我度过了每天晚上都要给人家上课的八天,开始得有点不顺利,结束得也有些仓促,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感觉相当不错。
  一直很内向,小时候就很怕当众发言。第一次站讲台,应该算是97年在周老师的领导下,去某中学教古典吉他了。当时的紧张感,现在想想还是那么触目惊心。此后,渐渐的,讲吉他课就不是那么紧张了,一来周老师的样板课已经听了多次,二来学生有练习时间,课时的把握比较容易。
  来巨人“进修”的小朋友都很有追求,至少他们的家长都很有追求,父言“择英才而教之”的确不假,主动来学的毕竟还是更容易教一些。不过,我觉得这些孩子毕竟还是题做得太多了,一方面书看得太少,阅读能力有明显不足,二来一些现实生活中理论联系实际的感觉很差,很多运动、思想方法都已经被模型化了。
  11月24日的课讲义与事先的约定有很大出入,跟领导联系后定了定神,还是顺利拿下了。不过第八天在北大的讲座就不是这么容易了,这一个星期几乎都在备战这最后一讲。
  这已经是“正说古典吉他”的第三讲了,算上绪论部分讲了两次,这场面已经是第四次了,不过对我来说的确是一次比一次有难度。我很喜欢清华的吕建强老师的音乐课风格,没有曲式、调性、作曲家生平,只有文化和艺术观念。不过,要真的想把音乐课讲成那样,我自认为欠缺还是太大了。虽然弹古典吉他也十多年了,但中国的吉他圈子里,懂音乐的人太少了。其实也不止是吉他圈子,在整个音乐界,能够从文化的角度把音乐给你娓娓道来的人都是凤毛麟角。
  翻看一年多前在《爱乐》发表的“吉他上的巴洛克”,我还真是有点佩服自己,洋洋万言不知道当时是怎么酝酿出来的。不过这些东西,写写容易,要讲就难了,面对面的交流还需要更多的底蕴和素材。准备北大的吉他试听讲座,对我来说虽然工作量很大,但也是个难得的提高过程,现在我对欧洲国家的历史以及美术作品的发展历程也有了一定的感觉。吕建强老师说得对,从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之中可以感受到,巴洛克时期欧洲人民的幸福感应该是比较强的。那是一个大洗牌的时期,宗教、国家、科学、资本主义……一切都在蕴育、磨合之中,人们的信仰依然强烈,但又在不稳定的时局中学会了及时行乐。
  巴洛克时期讲完了,AZ说结束得有点仓促。的确,事后回想,不仅是最后没有做个结语,中间也有很多话没有说到位。不过效果还是比较满意了,尤其是经过前三次以及前面一周的锻炼,现在我站在讲台上已经不像过去那么不知所措了。当然,对于已经讲过的内容,要是能有机会在其他地方再讲几次就更划算了,内容也会有所充实。
  乐观的贝利认为最漂亮的永远是下一个进球,不过我却觉得最难讲的永远是下一讲。古典主义时期严格来说只有短短50年,人物和作品都非常集中,对我来说,又将是一个新的挑战。
日期:2007-12-05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able to save result set in D:\wwwroot\musicshow\web\money\db.php on line 63
Failed to execute query at line 132: Table 't_criti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QL: select id from t_critic where aid=94